撚一捧靜守,把念埋于歲月的清斟。斷筆爲風,折紙爲雲,布滿厚厚的雲天,讓心無一字。我于你留下的山水間,取笑靥爲弦,攬輕紗曼舞爲吟,彈一場相遇的模樣,繞一案琉璃。走一朵花的姿態,踩著心瓣路,ielts scor傾眸安暖,帶著文字的心情一路往前走,走成一世淺念,在踏月隨風的細卷裏,一望一安然。
 
堆一詞素年錦時,砌一守花香淺白,等望裏,就著歲季的燈光,燙一片心靈淡安,飲一樽素黙淺筆。字夢幽幽,碧水清漾的揮灑裏,暢一念溫潤流轉,撕開江楓漁火的愁眠,滌淨歲月往事湮染的離殇。念一滴戀,偎依進日子的灰塵,張開倚欄的心砂,匍匐在融融心日,讓那淺淺的漣漪诠釋著記憶瘦影婷婷的韻致。讓思念翺過思緒霓裳飛舞的雲彩。推開碾香,簾卷西風,用素墨,蓮香,吹去一枕清夢。
 
彩筆心繪,描夢清歡。在鋪滿往事的心徑,牽一手牽念,沐浴在流年的心卷裏,偶爾拾一抹彩憶,蘸抹靜守,理順塵風吹亂的心絲,聽文字踩踏歲月發出的細碎的聲響,看一章臨水梳妝,看一曳淺笑漣漪。相思,不盡是悲涼改善肌膚彈性,也有攜手風雨的微笑!記憶墜落的那一瞬,我從來沒有懷疑心對你的深情。即使飄零,我也會落進你的塵埃,化作一撮塵安,靜靜地陪護在你的身旁。
 
當心季帶走文字的燥熱與酷暑時,相故的蒙光卻踏至而來了一季的蒼涼。半世浮生的漂泊也許會帶走很多東西,比如依闌的書筆,臨水的心清,墨妝的容顔,唯一帶不走的是你在我心裏的駐紮,一份濃得化不開的目光。
 
遇去,念碎。镂一抹墨夢伸展,刻一枚心白安暖,你是我路上一道迷人的風景線,當一縷縷光線穿透輾轉流離的罅隙,下你亘古不變的姓名時,路,頓時明亮清晰起來。暖,羽化成心渠裏的蕩漾,舞動著相遇婀娜的身姿,和念一起沈醉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