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要學著長大,自己吃飯,自己穿衣,自己去旅行。我們早已習慣了壹個人,每壹天漫無目地的,從壹個終點到另壹個起點,來來去去,兜兜轉轉,像壹場無奈的輪回。時間,卻依然堅定地、緩慢的走著,留下我在原地徘徊。不願回頭,也不敢向前。不願回頭是怕看見曾經天真的自己;不敢向前,是怕前路茫茫,不辨方向。
 
  曾經,愛上了坐公車的感覺。壹群不認識的人,搖搖晃晃的擠在同壹輛車上,忙亂的擁擠,低聲的抱怨。為了同壹條線路上不同的地點,短暫的相遇又分離。每個人都是壹洋的冷淡和疏離。更多的人還是願意註視著窗外,在那裏,有和他們壹洋忙碌奔走,為了生活的人們。孩子背著沈重的書包,為了成績努力;大人背著沈重的責任,為了生活奔波。他們的臉上都是壹洋的神情,焦躁而急迫。在窗外閃過,我們,都沒有時間,為了誰而停留。
 
  常常搭上公車,在那壹小塊玻璃裏看外面的人群。看他們臉上的表情,看他們匆匆的背影。玻璃窗上倒映出我的影子,淡淡的看不出表情。但我知道,窗裏窗外,我們都是壹洋的神情,壹洋的行色匆匆。直到有壹天,當我無意中望出去的時候,看到了壹個孩子。他與別的孩子沒什麼不同,只是年歲較小,更加的活發好動。我看到他的時候正是車將要開動的時候。那個孩子在路邊奔跑,他將公車作為了賽跑的對象。他緊張的小跑著,不時回頭看公車是否有追上來。他略顯瘦小的身體套在寬大的校服裏,隨著他的跑動,紅領巾也歪在壹邊。但他對此毫不在意。看到這壹幕,我猛然的笑了,為這孩子的可愛和天真。但公車很快發動,只是幾瞬就將那孩子遠遠落在後面。我努力向後的張望,卻只看到他快速縮小的身影。行進的公車帶著我走向了下壹個風景,我知道,下壹站會是壹洋人潮胸勇。卻再也沒有了那洋的純真可愛的孩子。
 
  那洋的孩子,恍然讓我覺得他是從我們失落的童年歲月中奔跑出來的。提醒我們那些遺失在角落裏的純真年華。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們總是感慨時間的變化,歲月的流逝。我們更多的是懷念過去。似乎時間越久遠,記憶越是清楚明白。我們記得小時候壹塊糖的甜美,壹朵花的芳香,壹只冰泣淋的滑糯……對於現在的事情,我們總是選擇忘記。我們總是會為此找尋各種借口,卻從不承認其實我們都不願長大。我們的心裏其實壹直都住著壹個孩子——走失在歲月裏純真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