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造物主留給塵世的精妙絕作,是美麗的化身,是天地間的精靈。女人一生,花開是畫,花落是詩。女人,是雍容華貴的牡丹也好,是楚楚動人的玫瑰也好,是亭亭玉立的蓮花也好,是清麗脫俗的蘭花也好,是卓爾不群的梅花也好,是默默無聞的野花也好,女人花,花開不一定傾城,但一定花開美麗。
 
  美麗的女人花,身處喧囂塵世,心在雲水之間,無論在何處,都默默吐露著自己的芬芳,許一片明媚于心中,努力開放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她們,用淡然閑看世間的雪雨風霜、雲卷雲舒,用灑脫走過流年的秋冬春夏、走過紅塵的靜寂歡喜。美麗的女人花,心有琴弦,雅意一生,綻放著自己,美麗著世界,任世上風雲來去、浮萍聚散,我自悠然娉婷,安之若素,雲淡風輕,哪怕遲暮,哪怕凋零,依然從容,依然笑迎。
 
  每一朵女人花都有自己的花語,她們把花語寫在風裏,寫在水裏,寫在塵裏。女人花,或柔情,或貞烈、或傾國傾城,或寂寞一生,無論朝暮,無論哪一季,她們都期待著尋芳客的來臨,都渴望著憐花者的呵護。女人花,搖曳在紅塵一隅,畫裏畫外,風情依依,時時等待與溫暖相對,兒童言語治療與旖旎相逢,刻刻等待著與知音一起觸摸時光的心跳,傾聽歲月的豐盈。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女人花,不管開在城市街坊,還是開在山野村林、開在廣袤沙漠,都應擁有風韻與內涵,擁有優雅與淡定,開出自己的特色,開出獨我的風采,不管誰來誰去,不管花開花謝,都要攜一絲禅意,將經年的流韻盡收眼底,讓過往的塵香入住心間,盡力讓自己“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女人之美,不應單單美在外觀,更應美在內心、美在內涵、美在修養、美在氣度。女人,應有入海寬闊的胸襟,應有輕風細雨的柔情。女人之美在于懂得,女人,應懂得寬容、懂得知足、懂得感恩,懂得慈悲。女人,要懂得不隨波逐流,不人雲亦雲,懂得“達亦不足貴,窮亦不足悲”,懂得把生活的風風雨雨都撩撥成繞指柔,把生命的百轉千回都書寫成隽永詩歐亞美創美容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