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以為,每一年的花開花落都是季節的約定,可是,君可知今年樹上花,已不是去年枝上朵。人生苦短,去日苦多,有多少時光禁得起蹉跎?有多少歲月禁耐得起等待湖色約人
白落梅說:總以為,那些散落的芬芳,是愛的流轉,是對華年最美的深銘。直到眉宇間,再也尋不見一絲青春的痕跡。才知曉,過往許多純淨的恩寵,都還給了流光。是不是每個人,走到最後,掃盡塵埃,都會把日子過到一無所有?也許那時,才能夠在紛擾的人群裏,得到安然。
流光匆匆,易去難返。風過有聲,歲月無痕。鋪開記憶的素箋,回首往昔,莫讓似水流年滋滿清苔,荒蕪一片,莫讓如花的年華空餘一聲聲歎息。“勸君惜取少年時,勸君莫惜金縷衣。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輕吟著這些熟悉的詩句,心中泛起絲絲莫名的情愫。
歲月在寒來暑往的季節輪回中漸漸老去,往事也在塵封的記憶中落滿灰塵。唯一橫在眼前、握在手中的,是現在。每一天日落西山時,是否也該輕輕的問一問自己:究竟有沒有讓等待凋零了美麗?文/映日清荷
這幾年裏,我寫下多篇懷念親人的文字,給父親,母親,婆婆,伯父,朋友……唯獨沒有關於哥哥的隻言片語。不是我冷漠無情淡忘這手足情份;更不是哥哥沒有留給我值得去回憶的東西。不敢,是真的不敢呀!不敢去揭開那覆蓋在看似癒合傷口上的痂。怕呀!怕那種再次撕裂流血的疼。
今天,當我又一次跪在哥哥墓前,淚水忍 不住奪眶而出。這入骨入髓的血脈親情,是塵世間最真最純的情。親人的緣份只有一次,如若真的有來世,哥哥,能否讓我再遇到您,讓我們重續這未了的親情。哥 哥,此時我們距離這麼近,妹妹卻再也無法觸摸到一層濕土隔開的您,無法推開一塊冰冷石板阻斷的情。此一刻,任憑我千呼萬喚,又怎能喚醒長眠的您!
歲月悠悠,流年似水,唯有親情慰心。哥哥,我該拿什麼來祭慰你的在天之靈?我該用怎樣的話語,來訴說長夜漫漫的思念?怨只怨,我們兄妹緣淺情簿;恨就恨,您的性子太急,腳步太快,等不及讓妹妹再好好、細細看看您;悔就悔,我心中還有萬語千言沒有訴於您。
哥哥如若您泉下有知,一定會感知小妹思念潺潺,就如妹妹感知這滑過耳邊柔柔的細雨,似哥哥遺落於舊時光裏碎碎的叮嚀……
ree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