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們生活在父母的溫暖下,康泰自由行被學校這個世界所庇護著。時間讓我們更懂的了一些。
懂得了什麼叫純真,懂的過去永遠是過去,不可能變成現在。得到之後失去了,就再也得不到了。所以對於過去我們也只能用回憶祭奠。
我們總會這樣,在自己最難受的時候想起以前的美好,想起以前自己身邊總有那麼一些人。
就像是已經融入到你的生活裡去一樣,成長桌成為了不可分離的一部分。
我想現在有很多人都是這樣,當自己真正的看到了這個千千世界,有恐慌,有激動。
當自己真正理解獨立這個詞之後才知道這是多麼恐怖的一詞。難受了誰陪,當我們抬起頭時你才會發現周圍都是陌生的眼光,再也找不到需要的那雙手和那雙熟悉的雙眸。
有人說社會就是個大學校。可是這個所謂的學校說少了讀書時老師的溫爾細語,少了同學之間那簡簡單單的不帶雜質的感情。統一派位只剩下無盡的欲望驅使,和永遠也畢不了業的絕望。
你又可曾記得是誰對你說的永遠,是誰和你立下誓言永遠在一起,是誰和你約定好疼痛快樂一起承受,是誰對你曾經許諾此生定不負你。轉頭回身,只是夢一場。那些說著美好誓言的人早已丟失的蹤影。
當我們背上行囊,遠走他鄉,當我們告別青澀走向成熟,當我們告別童話,走向現實。幾年以後還怎能如初。當我們嘗盡現實帶來的疼痛和委屈,當我們最後接受現實帶來的虛偽和命運,當我們融入現實裡,或許我們會忘掉天真,忘掉青澀,忘掉完美,或許我們可以接受成熟,接受現實,接受不完美,只願我們依舊如初。
我想說,若別離,為何相逢?匆匆而過,不留痕跡,只留回憶。
沉靜的夜,沉醉的心,我亦沉醉其中。沉浮不安的心,康泰領隊陷入整片黑暗,難以扶平。如若有以後希望我們靈魂在空蕩的荒野上狂奔,你留在原地,我站在原處,倆倆相忘,醉笑陪君三萬場,不訴離傷。
到最後也終究逃不過一草一木一世界,一夢一醒一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