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夏天,我還是壹只候鳥,這種生活狀態已經持續了二十多年。二十二年的的那個夏天,花季少女的我與妳相逢。當妳第壹次站在我面前時,臉上洋溢著淺淺的笑,溫和卻又不失莊重,我在心悸中堅守著與妳保持距離。
  如果說當初我對妳沒有好感,那只是少女特有的矜持和虛偽的詭辯。其實,在見到妳本人的幾年前,我已經知道了妳的名字,他是隨著“優秀”二字飄入我耳邊的,同時我還了解到妳家庭。妳雖不是陽光男孩,補習班但眼神裏卻有我找尋多年的沈穩和寧靜。相識後,每當提起妳的名字,身邊的人都能感覺出我的興奮。初識那刻,我已預見妳是潛力股,妳是那麽的完美,而我從小就是喜歡“惹是生非”的孩子,成長路上又酷愛文學。我清楚自己的靠近,只會影響妳的未來。但我卻又沒做到真正的遠離,即使後來的日子,關於彼此的消息都是通過傳聞。
  和妳聯系,大多都是我深陷困境之時。而壹張口不是“我又遇到麻煩了,”就是“該怎麽辦?”工作、生活、愛情、婚姻,事無巨細。直到最近看到壹句心靈雞湯:“有人幫妳,是妳的幸運;無人幫妳,是公正的命運。”我才意識到自己橫蠻的向妳索取這種“幸運”,其實都源於人性弱點的自我與自私。
  幾年後的夏天,妳勸正被工作攪得焦頭亂耳的我,要在冷靜中等待時,我卻告訴妳自己不屬於這座城市。那只是牽強的借口,妳的前途壹片光明,妳應該擁有自己的事業和幸福,而這些都是我無法給妳的,所以我寧願以後的日子裏默默看著妳結婚生子、升遷光耀。2003年,經歷了可怕恐嚇後的我,從那朵風中搖曳的薔薇雕落成山城泥濘裏的玫瑰,在天崩地裂的那瞬,我首先想到的人竟是妳。雖然那時候我有著自己的父母,即使熱戀的男友也在國內。
  我不知道這是否與愛有關  跟團去泰國
但經歷了親情的塌陷、愛情的背叛後,我沒有倒下;只所以自己能挺過長達數十年的精神高壓,我想除了文字的滲透、朋友的支持,妳的維護也是非常重要的。在人生最艱難的陷阱裏,“為什麽不去找他?”成了我最親的人的口頭禪。我不知道自己有什麽理由去找妳。妳既不是與我有著血緣關系的親人,更不是對我負有照顧義務的丈夫,並且妳從來不欠我什麽。保濕精華液但在那樣的重重的黑暗,我的苦難還是波及到了妳。
  我總是瘋瘋癲癲,有壹次拎著菜跑到妳辦公室,讓別人誤以為我是妳的夫人。但我這卻沒有這福氣,從我聽說妳的名字和家境時就已註定。雖然我從六歲就開始偷看父親的《紅樓夢》,但世界經典名著卻讓我在少年時期領悟到了愛的無私。之後,雖然是舉步維艱的迷茫,但我盡力保持著花兒的微笑;也曾想過逃避,但當在浦東機場淚流滿面時,我清楚今生自己即便飛上了月亮,仍無法真正逃脫命運的戲弄,而且還將會失去我賴以生存的溫暖。朋友與醇酒壹樣都是隨時間沈積和深厚,真情卻是需經患難驗證。妳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大義與擔當也為我後來擇偶的唯壹標準,讓我在喧囂塵世間逐漸安穩下來,最終找到了自己的歸宿。
  相逢是首歌,即使是擦肩而過,也是我的幸運。理智雖有幾分傷痛,但卻讓彼此在適合的生活軌道上前行。雖然並沒相忘江湖,但至少也未落入俗套。不是在最好的年華裏遇到妳,而是因為有了妳,我才有了今生最好的年華。
  感謝1992夏末的相逢。無論是青春年華還是兩鬢斑白,不管是晴空萬裏還是烏雲密布,妳都是夜空中最閃亮的啟明星,黎明之後的那片朝陽。生命中有過妳,已趨美麗;旅途中持續溫暖,我已知足。潮起潮落、寵辱不驚;花開花落,雲卷雲舒。就像春來冬去的候鳥,歐亞美創美容中心也是大自然裏的壹道風景,在天堂,在地獄,在人間,在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