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勵自己的話
唐代是近體詩的黃金時代,作為盛唐的詩歌代表“李杜白”之一的李白不就是因為“五歲誦六甲,十歲讀百家,十五觀奇書,作賦凌相如。”《李太白全集·贈張相鎬二首》,李白也說嚮往道家的神仙生活“十五游神仙,仙遊曾未歇”《李太白全集·感興六首》,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李白在18歲那年到大匡山嚮當時的著名學者趙蕤學習《長短經》(唐代學者趙蕤編寫的一本縱橫學著作,亦稱《反經》,被歷代有政績的帝王尊奉小《資治通鑑》),李白也是為俠仗義的一個人,李白的粉絲在《李翰林序集》中說李白“少任俠,手刃數人”。

一個人的思想必然指導著他一生的所作所為,李白出入百家卻不受百家思想的牢籠,必然造就一位“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君黃河之水天上來”的浪漫主義色彩、“心摧淚如雨”的現實主義、“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豪放不羈的一位謫仙。

太行、王屋兩座大山,縱橫七百里,高萬丈。它們原來位於冀州的南部、黃河北岸的北邊。北山腳下有個叫愚公的人,年紀將近九十歲了,面對著山居住。愚公苦於山北面道路阻塞,進進出出曲折繞遠。愚公便召集全家人來商量說:“我和你們用盡全力剷平險峻的大山,使它一直通到豫州南部,到達漢水南岸”,愚公帶領子孫中能挑擔子的幾個,鑿石頭,挖泥土,用箕畚搬運到渤海的邊上。當時有一個叫智叟的人嘲笑愚公年事已高怎麼能搬得動太行、王屋兩座大山,愚公告訴他,他搬不了,他的兒子、孫子、子子孫孫都可以搬,子孫無窮盡,山不會長總會成功的。天帝被他的誠心感動,命令誇娥氏的兩個兒子背走了兩座山。一座放在朔方東部,一座放在雍州南面。從此,冀州的南部,直到漢水的南岸,沒有高大的山阻隔了。

愚公人定勝天的移山精神令後世傳頌,愚公的“子子孫孫無窮匱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的思想為愚公貼上了大智若愚的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