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去宜蘭玩,所以走了雪隧,上次走雪隧的經驗不大好,遇到有些人愛開慢車,導致整個隧道的車流都變慢了

所以去的時候,我沿路都緊盯著旁邊的車道,看有沒有人開慢車的,

 

看到慢車,就會跟老婆嘀嘀咕咕,一直唸,

 

搞得自己一大早心情就不大好

 

後來我才想到,我是出來玩的,不是出來嘀咕的,到了目的地,我就試著把剛剛不爽的心情忘掉

 

然後就是回程了,同樣的過程又來了,回程車更多,同樣有人開慢車,

 

雪隧裡甚至廣播了:"由於車流量大,請各位司機加速行駛"

 

廣播了好幾次,

 

我發現自己的心情又開始差了,

 

我就在這種不斷的抱怨自問自答中,心裡一直犯嘀咕,

 

但我忽然想到,我幹嘛開車開得這麼辛苦,顧自己的車就夠累了,還要去擔心別人怎麼開車,

 

幹嘛老是在看旁邊和後面的車,實在很傻,

 

於是我想了個方法,就是說服自己,試這麼一次就好,練習不去想對錯的問題,

 

先試試看,不理那些慢車,也不理那些開車習慣很怪的人,在練習的過程中,我試著不去對每部車子做評斷,

 

心裡每有一個抱怨的話出現,我就對自己說:"事事無對錯",

 

在幾公里後,我發現心情輕鬆了許多,

 

我這才發現,原來我一直在把週圍的車子都想成是一個一個的司機,看到每一部車都想到他的司機,每超過一台慢車都會忍不住回頭看一下,開慢車的人長什麼樣子,

 

但不想對錯之後,看到車子就只是車子了,在開車時我只需要注意前面車子的車距,路況,不用去忙著在心理評斷別人,

 

離開雪隧後,我仍持續這個練習,那時車況更多,有更多亂搶車道的,更令人討厭

 

但我就是鐵了心,不理他,他要搶,我就讓(平時我開車也是很狠的)

 

這樣開車,真的心情輕鬆多了,不會一直處在緊繃的狀態,

 

我這人平時開車習慣很不好,因為個性急躁,自己也喜歡搶快,又討厭被人亂插車道

 

而急躁的原因,我想,也是累積了太多的"對與錯"的經驗,所以新仇舊恨都湧上心頭,

 

每次被插車道,就會有股念頭想插回來(很幼稚吧)

 

不過,這次練習,讓我學會一件事,就是一直在判斷別人行為是對是錯的心理,是讓自己很累的主因

 

這也是一種"內耗",

 

會讓自己付出心力的代價,如果衝動一點,可能還會惹出事情來,付出更大的代價。

 

就像我有時還會把怒氣付諸行動的

 

像發現旁邊有車要來插位子了,我就會故意加速,不讓他插進來,

 

但這就會縮減與前車的安全距離,我心裡其實壓力蠻大的,我自己也知道,

 

但就是賭一口氣,萬一前方緊急煞車,吃虧的還是我自己,

 

所以,還是算,內耗~

 

認真想想,開車其實很簡單

 

跟前車保持安全距離,

 

變換車道前,看一下後方車距,打方向燈,

 

做好這兩件事,在高速公路上就不用擔心了,其他時間跟坐車沒什麼兩樣,是可以輕鬆的開

 

像個乘客一樣

 

但太執著在"對錯"這件事,就讓自己在那裡瞎忙,

 

這兩天一直在想的是那個練習的經驗,當我試著暫時不管對方是對是錯的時候,

 

似乎我的心情也得到一種抒解

 

我想~

 

判定對方是對或是錯,就好像把自己和對方放在天平上的兩端

 

要嘛是他錯,不然就是我錯,但這種結果,只會有一個結局,就是生氣收場

 

不管最後被判定的結果是什麼,

 

就算我贏了,他錯了,有很大的機率他並不會認錯(或者沒機會認錯,像搶我車道的司機先生),

他不認錯,大概會讓我們更加的憤怒,這叫此恨綿綿無絕期,

 

而承認他對,自己是錯的,卻又是那麼地讓自己為難,

 

但世上的事,其實並不是只有"對"與"錯"兩個答案

 

也許我們都是對的呢?

 

也許我們都是錯的呢?

 

也許根本無所謂對與錯呢?

 

有人告訴我說:"能把對錯抽離的人,是神",

 

也許是吧,但就像做醫生在看病人,心裡會想:"你生病是一種錯"嗎?

 

一定不會,

 

因為醫生會了解,生病是人之常情,醫生只是有病治病而已,如果要說能把對錯抽離的人是神,那麼醫生也算是神了,

救人性命的神,

 

其實大部份時間,我們都不會用到"對錯"的觀念,我們友善地幫助朋友,一樣不計對錯,或者可以說,我們大部份時候也具有神性的。

 

也就像我的女兒很沒耐性,那也不是一種錯,那真的不是,那是她的個性,天生的能算錯嗎?

 

當然,沒耐性的個性,會導致的行為結果,就可能就會變成一個錯誤,像是亂發脾氣

 

但做父母的,就得要了解他的個性,不要放大那個錯誤去看她,或者用這個錯誤去評價她的人,

 

要知道那個錯誤,只是一時的,她會長大,她要靠我們去幫助她改善,

 

而且他的沒耐性,跟我自己如出一轍

 

所以我最近很常勸說我自己,

 

不要用"對與錯"的量尺去看我的孩子,

 

我們從小的教育制度,教育我們的是,每個問題似乎都只有一個標準答案,

 

但其實真的不是,

 

光是靠"對"與"錯",不足以認識這個世界

 

也不足以認識身邊的每一個人,甚至是不認識的路人

 

人不是只有好人和壞人

 

但吵得厲害時,我們很容易替對方貼上"壞人"的標籤,

 

"對"與"錯",就好像黑與白,只用這兩種顏色,畫出來的世界是黑白的

 

但世界的顏色其實是百萬種,

 

所以我還是要常告訴自己,不要執著對錯,對錯都只是一時的,

 

最重要的還有,不要批判自己

 

更不要用對錯,去評論自己

 

"批判自己"是我很擅長的,但後來才發現,我越會批判自己,挑剔別人的能力也跟著變得厲害,

 

越批判,自己越自卑,然後對別人也更嚴厲,

 

因為自己一直站在天平上沒下來

心想:"我都錯成這樣了,你比我還誇張,那你更錯",於是對別人越苛刻,

 

所以自卑與自傲只有一線之隔,常常是一體兩面,同時存在於我們的心中,要治自傲,就得先治自卑。

 

所以先包容或理解自己,去除心裡的自卑或傷痕,然後才比較容易去包容別人

 

我在公司調解一些工作上的紛爭時,常看到別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這不是我的錯"

 

但我就不是來抓錯的,我只是來讓事情被解決,表明了這態度後,他們才會放下心防,才會對我說真話,

 

而面對自己,也是要試著這麼做,

 

要溫柔一點,要做自己的朋友,要告訴自己,我是來幫助你的,不是來找你的錯的,我是為了解決問題而來的,

然後自己才能對自己坦白,

 

可以試著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憤怒從何而來,

 

找到憤怒的源頭,

 

身為一個憤怒達人(很會憤怒的人),我有不少心得,

 

一個人發怒,並不是他真那麼愛發怒,而是心裡揹了包袱,

 

自己要試著了解自己心裡是否有恨,恨從哪裡來

 

恨什麼人,找到心裡的那個癥結點,有兩本書很值得介紹,

 

在"她只是個孩子"及"又見席拉"的書中,那個故事很打動我

 

席拉雖然長大了,但她幼年飽受父母傷害的記憶,一直影響著她,

 

但是她沒有辦法讓自己回到幼年,更無法重演或糾正那段歷史,

 

於是心裡那段記憶,一直停留在六歲,

 

儘管她不斷逃避去回想,但那段記憶的傷痕,卻使她無法相信別人,怕再受到傷害,

也讓她無意間造成對別人的傷害,(六歲時,把一個三歲小男孩綁在樹上放火燒他)

 

最後,她唯一能為自己做的,就是面對那段回憶,她跑了千里遠去尋找她的母親,雖然沒找到,但在作者的陪伴下,

 

她總算堅強地面對自己,

 

她終於了解,她必須去擁抱那個哭泣的六歲小女孩

 

她終於理解她的母親之所以會抛棄她,是因為母親自己也太年輕,

 

她終於理解並不是因為自己不乖不好,才被抛棄,

 

她終於理解父親自己有自己吸毒的問題,他連自己的人生都照顧不來了,又何況是一個六歲的小女孩,

 

(想到這段故事還是會心痛落淚)

 

於是她原諒了母親,原諒了父親,更原諒了自己,

 

她等於安慰了那個當年六歲的小女孩,安慰了自己,讓那個小女孩不再哭泣,讓那個小女孩長大

 

也不再讓過去的包袱糾纏自己

 

從席拉的故事裡,可以看得到,一個人表現出來的行為,其實有其複雜而深遠的故事,從童年到家庭背景,都是長遠的影響,

 

在理解自己的過程,更能清楚地知道,理解一個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連理解自己都那麼難了,

 

更何況是一個不熟悉的旁人,我們永遠都不知道旁人的過去有多少的故事,有多少的苦衷,

 

所以,別輕易評斷別人的好與壞,因為,那不是我們有能力評斷的,就算下了一個評斷又能如何?

 

經歷過理解自己的過程,就更能對別人具有同理心,所以愛人必先愛已,這句話是千古顛撲不破的。

 

作者幫助席拉,重新認識了自己,也理解了她自己

 

也因此,席拉可以重新去認識別人,相信別人,也理解別人,她終於走回正軌,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有著正常的工作與生活。(再次推薦大家去看"她只是個孩子"及"又見席拉")

 

理解自己,這件事得要靠自己,

 

許多的好書,只能告訴你某一個片段的道路,

 

最後還是需要靠自己不斷去試驗,去找出認識自己的方法,

 

試著改變看事情的角度,試著了解自己的個性,

 

所謂包容,忍耐,愛,這些美好德行,只要在充份理解自己之後,就能自然而然做到的,

 

理解自己的過程中,要小心不要陷入對錯的判斷,

 

就算錯,也已經過去了,

 

我們能做的,就是接受它,

 

要知道自己有千百個值得被愛的理由,

 

愛自己,然後才有能力去愛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