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Hippi - 我的野生動物朋友  沙漠小精靈

 

多年前,朋友email給我這本書的若干照片圖檔,因為她知道我從小就被「灌輸」類似的觀念,只是沒有類似的環境。最近又收到其他朋友轉來的email,想到前陣子網路上討論的林口學校以及流浪狗主題,以及全台禁犬便但不禁虐待動物的怪怪現象,還是在懷疑著自己一向很不好的社會適應性。

 

先不管法政的領域,或者鄰近地區的白色巨塔,
我先把自己的心,
釋放到自由平等的地方,
一個不是傲慢優越、和生存空間競爭、利益爭奪之處。
http://www.booklife.com.tw/readbook/s0700005.asp   http://blog.yam.com/wcch2000/archives/37628.html

 

註:

四年多前在捷運西門站初見有人在看剛在台灣上市的「再見吧可魯」,馬上買了一本給孩子和她朋友,也買了一本捐給小學圖書館。隨著傳媒和造勢,果然導盲犬及工作犬與人類的正面互動並沒有達到太大的效果,但因而造成了一股拉不拉多的棄養風潮。
所以,我決定不管朋友的情況如何,我一定先給觀念和工具,小朋友也是。例:戴更基 - What!敢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