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開始到它離我而去,歷經一番難忍的神經疼痛 現在留下一個大大的血色坑洞..........
當疼痛消失後,我想起了一個曾經陪伴我如智齒的老朋友,是由大大小小的人際小圈圈集結變成一個大圈圈那個紫色小傢伙。

這個老朋友一直都會存在下去的我相信,就好像智齒離開了我的牙床,它們並不會因此變成其他的東西 只是離開我牙床那一剎那,有點不捨罷了。

偷擦香水的牙醫師把那個看起來血肉模糊,還蛀的灰黑的智齒交給我時,我心想 " 這不比我想像的完美,它比我想像中來得醜陋多了 "(只有牙根還可以)

我可憐的智齒也不喜歡蛀蟲在他身邊騷擾,錯就錯在自己刷牙不勤勞,愛喝甜飲料,跟別人一點關係也沒有。可以確定的是,一直吃止痛藥也不是辦法  最怕看牙醫的我還是選擇了面對。
我帶走了剛拔下來的智齒向著大海發誓 我會保護你一輩子的 ! (誇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