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十四年前曾換人工髖關節,可能因為常勞動若是太累腳會麻麻酸痛無法行走;前年回診醫生認為不需開刀只需服藥,去年可能農忙又再次痛,跑去ㄧ般骨科診所吃藥打針,就恢復不痛了。但他還是再次前往醫院檢查,醫生告知這次需要開刀,馬上排刀.....。

老爸心中一驚~~哪這樣隨便,說開刀就開刀喔!

打電話給我訴說心中疑慮,想找之前林口醫生。可是之前醫生已經離開,你須從新另外掛號找醫生,他不放心這位主治醫生,那我來幫他打聽底細。

主治醫生是臗關節第一把交椅技術沒問題,你不放心就上來林口,我也可就近照顧無需南北奔波。但妹妹們商量還是留在嘉義,妹還說不要老是我們把責任扛起來~~~該給兒子一點責任壓力,且他們照顧比較近。

兄弟姐妹們排班,手術過程也挺順利。加上第一次開刀好像也沒啥問題,只是覺得主治醫生好像都沒來巡房.....只有麻醉師縫合醫師有來看傷口與告知注意事項。

一星期出院.....老爸恢復都很好,復健也不錯可以到處走走聊天。

術後一星期複診,傷口很漂亮拆線沒問題。

一個月回診~~老爸說傷口有點痛,醫生說是正常沒那樣快好,照X光片恭喜老爸手術很成功。

但老爸滿臉疑惑跟不滿,掛25號等到快一點才看診,也沒看傷口...但是還是相信醫生。

隔天媽媽幫老爸洗澡越看越不對,你屁股到傷口有點腫且摸起來有點熱熱的;老爸說醫生說傷口沒那樣快好是正常的,媽媽還是堅持不對。拿鏡子給老爸看,哇!真的很腫。

晚上兩位老人家馬上叫車直奔醫院掛急診,還天真想說只是擦擦藥應該就可以回去;急診醫生馬上安排住院,剛好碰上星期六、日醫生休息。

星期六問住院醫生說先打抗生素若有消腫就沒事.........(生病千萬不要遇到假日)

星期一早上還是那位年輕R4醫生巡房,告知繼續打針再觀察;媽媽反應可是傷口還是沒有消腫,醫生說要等星期三才可以作清創手術........醫生阿我們都住第三天了還要等到星期三,安捏傷口會不會爛掉。

負責任R4醫生5點多跑來說要馬上做清創,馬上推進去手術室又推出來~~~因是臨時開刀中午有吃飯需再等等....才可以麻醉。

八點多再次推進去,這次媽媽跟小弟兩人在手術外面真是煎熬.....不清楚病情,也沒人好問癡癡在外面等到凌晨3點多才出來;那晚對大家都是好難熬,小弟打來說還是不清楚病情要等明早醫生巡房才知道。

隔天搭高鐵南下,路上告知朋友我爸爸狀況,他說很嚴重應該是細菌吃到骨頭,應該是筋膜炎這次住院應該會很久,且會有第二次跟第三次手術...他懷疑之前人工關節應該已經取出,所以手術才會那樣久.....晴天霹靂怎會如此。

一路心情非常低落跟自責,當初我若是堅持老爸到林口或許這些都不會發生;到醫院還是R4醫生回答我的疑問,結果就像我朋友所說....這次換臗關節真的是白挨的。

已將之前金屬臗關節取出植入抗生素骨頭,算骨水泥一種無法承受身體重量,須拿拐杖幫助行走;且細菌已吃到骨頭算是骨髓炎需住院4星期,傷口須觀察有無需要再清創。

怎會這樣老爸當初害怕開刀不能自在走,竟然真的如此~~

R4小醫生陪不是,複診是他們的疏忽沒觀察到傷口,導致股髓炎....

這就是名醫的迷思,當初老爸也是聽人建議掛這位醫生門診,我懷疑第一次開刀也不他動刀;第二次住院靠R4小醫生收拾善後,在跟主治醫生報告。

心情憤怒想找副院長投訴,但老爸還沒出院只能對小醫生要求給我們完整病歷;害怕他們會有所隱瞞,想轉院朋友不建議,沒人敢收且算他們出的狀況要負責收拾善後。

就這樣老爸住院3週這星期應該可以出院了~~~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