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十四歲的單身女子,獨居,沒房沒車,每個月領著固定的微薄薪水,一直以來我都很滿意這樣的自由生活,但是最近幾次的朋友聚會,讓我開始有了很深的感觸。這些年朋友一個接著一個的結婚生子去,於是聚餐話題開始從以前的戀愛困擾,演變到現在的婆媳&親子問題。同在婚姻世界裡的她們聊的興高采烈,在那個世界外面的我完全插不上話,因為我沒經歷過她們的經歷,所以我沒資格發表評論,漸漸的我成了無聲的旁觀者,漸漸的我被排除在聚會名單外。

        當朋友說很羨慕我有勇氣單人旅行時我的腦中浮現民宿老板娘連問兩次的話語:這房間妳要一個人住喔?她那充滿疑惑的眼神,我常在其他民宿主人身上看到過,但是只有她是頭一位開口詢問我的人。我一個人住,卻還是要付雙人房的價錢,誰說單身不是罪;我一個人旅行,卻要忍受旅途中陌生人的異樣眼光,誰說單身不是罪。

        活了這些年頭,我的感情生活加起來還不超過三年,這樣的數字我不曉得是不是很可怕,因為我一直很習慣與自己對話的日子。愛情對我來說,從來都不是必需品,但是當愛情出現,我也會用心的經營,只是每次所付出的心力,卻還是維持不了愛情的鮮度,於是我們永遠只能停留在分手,永遠無法朝婚姻前進。我對愛情的態度太過放任,因為想保有自己的空間,我對婚姻的態度太過消極,因為害怕會失去自主性,所以,我,只以自己為重。

        除了讓我卻步的朋友聚會外,這幾年的家族聚餐也像惡夢般掙脫不開,當表弟()都帶著老婆()或是情人出席,這時他()們的爸媽,就會開始用揶揄的口氣來消遣我,然後身旁的親戚也同聲跟著笑起來,我的母親從他們那邊接收了流言蜚語,她覺得她的顏面丟盡了,所以她更積極的向鄰居打聽,那幾戶有合適的青年,她安排我跟對方見面,但是當之後我沒有再第二次行動,她又自然認為是我太挑剔,所以千字文家訓又被她翻出來重說了一遍。我默默聽著,無言。於是,故鄉變成了我愈來愈害怕回去的地方。

        每個人的一生都會經過無數的選擇,有些人選擇走入婚姻,有些人選擇不婚;有些人選擇傳宗接代,有些人選擇頂客生活;有些人選擇異性之戀,有些人選擇同性之愛,慶幸的是我們都還能保有選擇的權利。在未來的日子裡,我還是會承受許多“關心”的目光與話語,我還是會偶爾被負面情緒打敗,會一個人在電影院裡默默流淚,但我依然想照自己的想法來過生活,因為我的人生我自己決定,我想大聲的說:『我單身,我樂於當敗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