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了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女士,在天下雜誌發表的「不想讀,就讓給別人吧」一文,談到台大醫學院的學生上課不認真情形。看完之後,我的感想是那些學生太好命了才會這樣!但是這並非只發生在台大醫學院,而是台灣學校裡普遍可見,從小學到研究所都有,只是高中以降有師長強力管制,較少出現脫序行為,而大學以上講求自治,讓從小被管到大的學子們,一進到大學就像脫疆的野馬般,出現許多出人意表的行為。
  很不好意思地,我也曾經是其中一員,雖然讀大學是我在二專畢業出社會工作一年後的決定,真正就讀時卻也混混厄厄,未能認清讀書的重要目的,無論是選讀課程或上課態度,全都跟著同儕們走。哪一門課比較營養就選哪門,完全不思考如何學到有用的知識;當時剛開始流行online game,一有空就玩,對自己遲到或翹課絲亳不感到羞愧,甚至還覺得「大家都這樣,我這麼做是跟上團體。」難怪學校教授們要費盡苦心設計課程,讓許多課程形成必修、擋修(註1)等機制,讓學生“不得不”學到那些豐富的知識。
如今回想起來,真的非常感謝學校教授們!我的在校成績還算不錯,自認學習成果豐碩。但是,如果重來一次,我想我還是會重蹈覆徹吧!關鍵在於人有慣性,當時又年輕不懂事,容易受同儕影響,就算是現在也一樣,人的思考和行為模式會隨著年紀累積而固定下來,一輩子大致上都走著相同的軌道,但心智方面會更加成熟。
我今年取得了生涯規劃中最後一個學位,很慶幸自己沒有在大學畢業直升研究所,在歷經結婚、生子和工作後,認為時機適當了,我和外子先後完成研究所學業。和以前唸書不同,我會依自身需求而選擇課程,上課態度認真,雖然白天要上班,但晚上上課時我從不曾打瞌睡,勤於抄筆記。我和別人開玩笑說因為學費全數自已付,當然要認真才划算,實際上則是認清了讀書目的,讀書,是讀給自己,不是讀給別人,要先了解為什麼而讀,不能盲目地讀!然而年輕不懂得自制是很大的問題,這時父母師長就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要時時刻刻提醒年輕學子,年輕愛玩是正常,適時收心才是真,但關鍵還是學生自己。
我的孩子們正站在一連串學習旅程的起始端,要讓孩子們弄懂學習目的很不容易,學習旅程又很漫長,當父母的人在他們成長過程中必須予以引導,進而輔佐。我並不認為小孩必須讀到大學、研究所,而是必須具備基礎知識水準和文化道德,我不期待他們有多麼傑出的表現,只希望他們一定要對社會有正面作用,國中、高中是關鍵時期,他們會逐漸展現自我思考能力,我希望能輔導他們走向正確的路,人生每一個階段所做的決定都會影響接下來的人生,尤其是國高中階段。
 
註:擋修,有一些課程屬於進階課程,需先修習過基礎課程才能選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