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和乘地鐵是不同的。每個人都需要下車。誰不想下車,很多人得了癌症,但往往因為疼痛的壓迫而無法保持尊嚴,患者感到不安,或呻吟,或淚流滿面。公共汽車上的人留下了終身的悲傷。

患者家屬和醫生對腫瘤患者的關注被置於“治療”上,這很容易忽略疼痛對患者的心理傷害,這正是患者需要的最多。

讓我們遠離疼痛痛

在他生命的最後半個月裏,一位晚期肝癌患者每天痛苦地在地上輾轉反側,頭撞在牆上。他無法忍受痛苦,甚至要求親戚幫助他結束生命,希望能平靜地、有尊嚴地完成他的一生,但他的願望失敗了。目睹親人的最後一刻的悲劇,病人家屬很難放手很久。

醫學資料顯示,30~50位癌症患者,75~95位癌症晚期和轉移性癌症患者有疼痛症狀,其中45位癌症患者未得到有效控制。大約有30名患者在死前並沒有被有效的解除嚴重的疼痛。

30歲以上的中國人應該記得,在電視上,我們看到了我們心愛的周恩來的痛苦,而他的額頭緊鎖著,流汗最多。雖然我們看到了總理的堅強和意志力,但6億人民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醫學資料顯示,疼痛會帶給人的心髒強烈的應激反應,身體的收縮和食欲不振的血管生成,從而導致免疫力下降,縮短使用壽命。

注射了高劑量維他命c之後,能很好的達到治療癌症的效果。通過這些年來,香港綜合生物醫學中心的研究,提出了多種類型的身體檢查計畫,而檢查得出的計畫結果可以使用通過注射高劑量維他命c,讓自己能增加存活的機會。

對疼痛最大的挑戰不是來自醫療技術,而是來自思想。在世界范圍內,疼痛的治療通常是不夠的。由於中國傳統觀念的“不情願”和對阿片類鎮痛藥成癮的恐懼,許多癌症患者寧願遭受巨大的痛苦,直到遺囑被銷毀。

痛苦對家庭和社會的輻射影響往往被忽視。事實上,當家庭成員遭受嚴重痛苦時,對家庭的負面影響甚至超過疾病本身。

由於曆史原因,在社區或醫學界使用阿片類鎮痛劑是明智的,這直接影響到癌症疼痛的治療水平。早在80年代初,世界衛生組織(WHO)將癌症疼痛列為癌症綜合治療的四大重點之一,並在全球推廣了"三步鎮痛方案"。建議在沒有肝髒和腎髒副作用的情況下使用具有強鎮痛作用的阿片樣物質,並宣布在止痛的情況下不使用的劑量的限制。

嗎啡,以減輕疼痛,而疼痛也可以減少由於焦慮引起強烈的情感反應,疼痛非常有效。常規阿片類止痛藥制劑打,特別是控制釋放,持續釋放的方法。目前,最先進的全自動埋在體內給藥微型泵,可緩解無口服藥的痛苦,而不用擔心阿片類物質引起的便秘的副作用。在規范治療鎮痛的目的,止痛藥物成癮率為每百萬實際的零件,是概率非常低。早在2004年,衛生部已經允許非癌症患者嚴重頑固性疼痛,也可使用阿片類鎮痛藥。

鎮痛是癌症患者應享有的基本權利。

相關文章:

十大治療手段緩解癌痛

讓疼痛是輕度有條不紊

晚期癌痛患者應注意推拿止痛

沉默忍者地區7型癌症患者家庭護理的四種方法

藥膳治療癌症的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