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安陽兒童眼科疾病研究隊列中發現,在陽光下進行遠程學習和戶外活動的學齡前兒童有助於延緩眼軸的生長,這是為了保護'有遠見的保護區',從而避免近視。但一旦兒童近視,戶外活動的效果就很弱,很難逆轉甚至延遲。”李仕明說,近視低齡化並非“多戴一副眼鏡”這麼簡單。隨著近視低齡化帶來的病程延長,近視程度的分布會日益向高度近視(一般指近視600度以上)演變,進而容易產生各類眼底病變,造成嚴重的永久性視功能損害,如視網膜裂孔、視網膜脫落、青光眼、白內障、黃斑出血和變性等,這些已成為新的重要致盲性眼病。

講返近視,其實香港的兒童近視真係好普遍,唉!長時間的書寫同做功課,好少機會每日都可以到戶外公園吸下陽光,加上溫習、閱讀、電腦功課每日一篇,偏偏看書時光線與坐姿問題,孩子們眼睛長期處於緊張狀態.

  “傳統的驗光項目只能顯示眼睛的低階像差,如屈光不正,如近視,遠視和規則散光。高階像差由不規則散光,球面像差和彗差組成。這些像差可導致視覺質量下降。普通眼鏡只能矯正由低階像差引起的屈光不正,而不能同時矯正高階像差,因此很難獲得與正常眼睛相同的視力,因此近視不僅僅是戴一副眼鏡。”

  在深入進行近視防治的研究中,李仕明先後參加了王寧利教授主持的國家863計劃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大國際合作項目,與課題組一起研究高階像差對人眼視覺質量的影響,並研發出具有我國自主知識產權的人眼自適應光學高階像差矯正儀、適合中國人眼特點的個性化高階像差矯正鏡以及高階像差測量儀等。在“497”教授的指導下,他還帶領團隊完成了第一項評估中國眼保健操的隨機對照試驗,兒童近視矯正不足的隨機對照試驗,以及Ortho-K CL的隨機對照交叉試驗。

眼球肌肉得不到適當的鬆弛,就好容易令近視加深,加上爸媽都是近視,兒童遺傳到患近視的機會更高。

  那麼,長期以來備受爭議的眼部運動能保護眼睛嗎?我們該如何更好地保護我們的眼睛?“根據臨床試驗,眼部運動基於中醫針灸穴位的設計有一定的保護作用,但要求是要准確和要做的;第二是要用科學的眼睛。如果孩子長時間看手機和電腦,即使他每天做一兩次眼保健操,也就像一杯水一樣,效果自然不好。因此,眼部鍛煉的作用不能誇大,也不能任意否定。李仕明表明父母應該盡快給孩子一個屈光記錄。學齡前兒童應該嘗試用少量眼睛進行近距離學習,並在陽光下進行戶外活動。對於患有近視的兒童或成人,最好定期進行全面的視力檢查和隨訪,選擇最合適的幹預措施,防止向高度近視過渡。

CooperVision隱形眼鏡屬較新近視控制的技術,有助減緩兒童近視加深。有臨床研究顯示,兒童配戴光學離焦隱形眼鏡後,平均能成功減慢近視加深的速度59%。更有25%使用三年兒童之後近視度數完全沒增加。

  據悉,在近日北京市病院管理局頒布的51名市屬病院人材獲批名單中,李仕明博士當選了北京市“高創規劃”青年拔尖人才。“高創計劃”即“北京高層次人才創新創業支持計劃”,皆在通過整合資源、集成政策、創新機制,培養造就國際領先、國內一流、規模適度、結構優化的高層次創新創業人才隊伍,更好地發揮國內高層次人才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引領和支撐作用。

相關文章:

關愛兒童眼睛健康與校園近視防治

Shanghai衛生委員會《愛眼健康七竅》

上海有超過一半的兒童和青少年患有近視,專家建議每天超過2小時進行戶外活動

2020年我國近視人口將達7億兒童青少年近視需急刹車

國家衛生健康委:五方面做好少兒近視防控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