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們度過青春的,不僅僅是四年一屆的世界杯,還有一輪輪交替出現的牛市和熊市。 三年時光荏苒,A股歷經了一輪牛熊轉換。這三年,A股發生了什麽變化?當年那些受人矚目的牛股,如今何在? 變化一:指數跌去超三成 2015年6月18日牛市頂點區域至今,各主要指數跌幅均逾30%。 三年前,滬綜指收報4785.36點,人們沈浸在“4000點是牛市新起點”,“萬點不是夢”的狂熱之中,逢回調仍大膽加倉; 三年後,滬綜指收報3021.9點,“兒童底”、“幼兒底”的聲音重現江湖,散戶卻望而卻步。 變化二:市值蒸發12.9萬億元 截至2018年6月18日,三年來A股總市值蒸發了12.9萬億元。目前工商銀行A股市值為2.03萬億元,相當於蒸發了近6個半工商銀行。 變化三:流水的點位鐵打的權重股 不管點位如何變化,占據A股市值前十的總是鐵打的兩桶油和金融股。除了交通銀行、中國中車掉榜,貴州茅臺、招商銀行取而代之之外,其餘八股穩坐“釣魚臺”。 變化四:牛股不“再” 2014年7月22日啟動的那一輪牛市,締造了無數大牛股。Wind數據統計顯示,2014年7月22日至2015年6月18日間,最大漲幅超1000%的數量多達38隻,其中有當年上市的新股,如暴風集團、蘭石重裝,也有備受追捧的老股,如同花順、銀之傑等;漲幅在500%至1000%的多達210隻。 時隔三年,上述牛股均伴隨市場回落而大幅回調。 其中回調幅度最大的是京天利,三年來累計下跌90.21%。該股自2014年10月9日上市,2015年6月19日即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2016年1月19日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2016年6月28日,公司收到了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之後,公司便持續收到投資者起訴,要求賠償投資損失等。今年4月28日公司發布公告稱,截至2018年4月27日,公司累計已賠償案件138起,支付賠償金額、案件受理費用、延遲支付滯納金等費用共計人民幣3999萬元。 變化五:股市擴容 2015年7月4日監管層公布暫停IPO,新股發行暫告一段落,直到2015年11月6日,才重啟IPO,為國內證券史上第九次重啟IPO。 2016年以來,A股新股發行回歸常態化。自2015年6月18日以來,A股擴容了770隻股票。 變化六:炒新降溫 2018年以來,新股一字板漲停天數最多的是彩訊股份、藥明康德和天地數碼,分別為17天、16天和16天;最低的是華寶股份、今創集團和養元飲品,僅上市首日漲停。 2014年7月22日至2015年6月18日間,一字板漲停天數最多的是樂凱新材、暴風集團和創業軟件,分別為29天、29天和26天,其中一字板天數超20天的有21家。葵花藥業、中衡設計和新奧股份漲停天數最少,但也有3天。 變化七:炒差邏輯不再 隨著退市製度的完善以及執行力度加強,殼價值急劇縮水,當前遊離在退市邊緣的ST股遭到市場拋棄,在市值榜上墊底。而三年前,市值末位僅有一隻ST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