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今日舉行政策例行吹風會,有記者問到,在義務教育階段,“城市擠、農村弱”是普遍存在的一個主要的問題,這方面有一些什么樣的舉措和方案?

  鄭富芝對此表示,在整個義務教育發展過程當中,“城市擠”是一個新的問題,是伴隨著城鎮化進程推進產生的一個新的問題。“農村弱”是個老的問題,多少年來,由於城鄉二元結構的差距,我國農村教育和城市相比,總體上是比較弱的。這兩個問題是制約當前整個義務教育發展的瓶頸,這也是發展不平衡在教育當中的一個突出表現。因此,下一步必須要下很大的力氣來解決這個問題。

  鄭富芝介紹,“城市擠”,現在突出表現在大班額,大班額的比例非常高、量比較大。據統計,截至2017年年底,全國56人以上的大班額有36.8萬個。從比例上看是10%,不是特別的高,但是絕對數很大,有36.8萬個。66人以上的超大班額還大約將近9萬個,有8.6萬個。這個超大班額和大班額的問題,嚴重影響教育教學的質量,一個班人太多,很難做到因材施教。因此,中央對這件事非常重視,李克強總理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當中指出,要抓緊消除城鎮“大班額”問題。教育部也已經明確,做了一個規劃,今年年底要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額,2020年要基本消除大班額。

  鄭富芝指出,那么如何能夠實現這樣的目標,如何能夠解決這個問題?主要的措施就是要研究和調整已有計劃資金的使用方向,繼續加大資金投入力度。2018年,薄改計劃資金又新增加了5個億,這個項目現在已經達到360億。這360億要優先解決超大班額的問題。

  關於“農村弱”的問題,鄭富芝指出,農村教育整體上比較薄弱,在這當中最薄弱的是兩個方面,一方面是鄉村小規模學校,即平時我們講的教學點,另外一個是鄉鎮寄宿制學校,就是學生可以寄宿的學校。鄉村小規模學校弱在哪個地方呢?主要是運行的問題。因為這樣的學校規模很小,有的就幾十個人、十幾個人,按照生均經費撥款,經費總量上不去,因此維持日常運轉就很有困難。寄宿制學校的問題主要是辦學條件不足,還有非常重要的問題是學生的床位不夠,在一些地方還有兩個床睡三個孩子。當然從全國的面上來看,是基本解決了,但是還有部分邊遠貧困地區這個問題仍然存在,還沒有完全解決。這就是農村弱,整體上弱,但是更弱的是這兩個方面。

  鄭富芝進一步表示,下一步,關鍵是要落實已有的公用經費補助政策,重點是落實好兩項政策,一是要督促各地對鄉村不足一百人的小規模學校,要按照一百人撥付公用經費,八十人也要按一百人來撥付。二是督促落實寄宿生年生均200元/人的標准增加公用經費的補助政策。寄宿制學校生均經費再提高兩百塊錢,按照這樣的補助政策,加快去落實。

  此外,他還表示,實際上這樣的政策已經有了,但是還沒有完全落實到位。教育部定了一個目標,2018年全部到位。除了落實這兩項政策之外,同時我們要鼓勵各地要結合實際進一步提高兩類學校生均公用經費的水平,確保學校更好更正常地運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