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出13個諾獎得主,日本擔心的居然是……

  問:日本近年來在科學技術研究上取得了不少重要突破,這一點在諾獎的獲獎者數量上也有顯著體現。在整個國家預算配置、科學研究的激勵,以及評估方面,日本是怎樣做的?

德蘭中學一班中六女生就以勁歌熱舞,配以電視劇《降魔的》主題曲《到此一遊》,拍攝成屬於她們的MV,為這告別校園時的特別日子,留下特別的回憶。

  答:最近十年間,13個日本人拿到了諾貝爾獎。我們注意到,這些獲獎項目大多數集中於化學、物理這些基礎學科,而獲獎者有的共同點是,對基礎科學有著長期的、非常紮實的研究。他們的獲獎,不是因為發明了某樣東西,而是從年輕時就開始的長期性研究。

  在科技日益競爭當下,對科學研究的投入也有國家整體性的規劃和投入。我們的做法是做一個5年計劃,對資金在科研領域使用的比例進行配置。最近一個5年,日本投入科技投入預算為24萬億元日元。

  在對科學研究項目的評估方面,在政府部門裏有專門的大學評估機構,以非常詳細的分工,對大學及科研成果進行嚴謹的評價。整個體系是非常成熟的。

  不過,現在日本也有擔心的地方。那就是年輕人們似乎不太願意到海外學習了。我們認為,青年更具全球性的科學視野,是國家科技創新力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希望能有更多青年走出國門。事實上,我們的諾貝爾獎得主中,具有海外學習、交流經曆的有不少,還有一些獲獎項目是與海外科學家合作完成的。

  日本基礎教育正在往新方向推進

  問:您對日本的教育管理也有深入理解。想問一下,目前中國在教育經費投入占GDP的比例超過4%,在日本這一數字是多少。近幾年,不少國家的基礎教育似乎都面臨著“如何減輕負擔”的難題。但自2008年開始,日本教育管理部門停止“寬松教育”,出台一系列強化基礎教育政策。對此,能否談談您的想法。

  答:在日本,教育投入占GDP的比例約在7%到8%,國內民眾也希望這個數字不斷提高。

德蘭中學學生參與社區關懷活動「樂齡科技顯愛心」的比賽上,分別獲得共融組金獎、優異獎, 並獲中學組銀獎, 除充分展現該校S T E M水平外,亦具體落實了天主教教育中「愛德」這一核心價值。

  說到學習的“負擔問題”,我想這是東亞國家都面臨的挑戰。首先想說一下,此前日本推行的“寬松教育”,不是不讓孩子學習,而是希望孩子在寬松的環境中,也能掌握今後生存的技能。然而推出之後發現,結果並不是非常理想。對這一理念,更多人理解為“我不學習也能活下去”。

  對教育而言,最理想的狀態,從根本上說是要設計一套完整的體系,既能減輕學生負擔,又令其在快樂學習中掌握足夠的技能。當前的現狀是,中國也好,韓國也好,學生教育升學領域都面臨較大競爭;在日本,學生為了進名牌大學,也不得不去參加補習班。我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父母是決定性的因素之一,希望社會能達成共識,共同建立起更有利於學生發展的教育培養體系。

  有一點要說明的是,近年來日本教育管理部門在教育領域推進的新方向,是側重於讓學生學會獨立思考,通過強化各種社會實踐活動,幫助學生學會積極思考,而不是僅僅從知識點背誦中成長。

  日本怎么管理課外培訓產業?

  問:剛才提到了日本的補習班。日本的課外培訓產業經曆了長期的發展,在管理和規范方面,是怎樣的思路?減輕學生負擔和課外培訓產業管理之間的關系,您怎么看?

德蘭中學除了banding與成績以外,學生對團結精神及學校歸屬感亦十分重視。德蘭中學一班中六畢業生最近重新製作近期爆紅的女神團MV,在學校不同場景大跳熱舞,在畢業之際與同學留下最青春難忘回憶,更被網民大讚夠青春熱血,非常羨慕!

  答:在日本,所有的補習班,都不被認為是教育機構,不歸文部科學省(類似教育部)管,而是被作為企業,由經濟產業省分管。其經營行為,完全是一種市場行為。也因此,對於培訓機構的管理,在其起步階段,是較為“放任”的,秉持“如果拿不出好的質量,自然會被市場淘汰”這樣的考慮。

  另一方面,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文部科學省也在努力做一件事——讓小學與初中之間、初中與高中之間、高中與大學之間,有更加緊密的聯系合作。換句話說,也就是學段之間加強“對口”、“對接”,即如果你想進某所大學,如果能在其相關或附屬的中學有較為認真的在校學習,升入理想學校的可能性增高。這樣的做法是進一步鼓勵學生在校的優秀表現,可以減小絕大部分學段之間的升學壓力。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如此層層前推,所有的升學壓力可能都會集中到小學入學這一端。這該如何解決,還是一個尚未解決的問題。

相信不少已離開學校的人都會認同中學時的熱血青春回憶比banding重要,德蘭中學的中六生於是在中學Last Day當日拍攝一段青春歌舞MV cover《到此一遊》,上載後立即獲得網民的認同,更令人慨嘆「大左會發覺比起成績,回憶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