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教育的唯一主題

  “教育只有一個主題——那就是多姿多彩的生活。”懷特海以不容置疑的語氣作了這樣的判斷,一切教育活動都應該圍繞“生活”這一主題展開,生活是教育的靈魂。

英文playgroup,導師時常會利用不同的教具引起孩子對英語的興趣,美語教材旨在為小朋友建立一個家庭英語環境。

  圍繞“生活”這一主題,懷特海特別重視教育對精神生活的意義。懷特海強調:“不能加以利用的知識是相對有害的。所謂知識的利用,是指要把它和人類的感知、情感、欲望、希望,以及能調節思想的精神活動聯系在一起,那才是我們的生活。”關注精神生活,是懷特海“有用知識”的一個重要方面,他說:“我一直擔憂,如果我們不能用新的方法來迎接新時代,維持和提升我國人民精神生活的水准,那么遲早,那些落空的願望會轉化為狂野的爆發,我們將重蹈俄國的覆轍。”正因為如此,懷特海十分強調藝術教育的作用,認為“致力於發展一種純粹的智力,必將導致巨大的失敗”。他指出:“在精神生活中,如果你忽視像藝術這樣的偉大因素的話,那么你肯定會蒙受若幹損失。我們的審美情趣使我們對價值有生動的理解,如果你傷害了這種理解,你就會削弱整個精神領悟系統的力量。”對精神生長和心靈世界的高度關注應該是教育的重要使命,是學校課程建設的重要命題。

幼童在8個月大開始已經可以參加學前 教育班了。遊戲班的設計令父母可以讓子女獲得不同的學習經驗。在父母或親近的照顧者陪伴下, 嬰孩會有產生安全感, 學習與別人建立關係,使他們能在愉快的環境中學習。我們提供的課程都是根據世界性研究和最佳模式而設計。

  圍繞“生活”這一主題,懷特海強調課程應該刪繁就簡,突出其核心價值。他要求:“不要同時教授太多科目,如果要教,就一定要教得透徹。”因為“只給兒童教授一些少而精的科目,讓他們對所學的東西進行自由的想象和組合,他們就會利用這些所學的知識去認識世界,並在現實中加以運用”。對此,懷特海借助數學課程作了詳盡的闡述:“我們正確地設想的初等數學給予的就是普通的頭腦能有的那種哲學訓練。但是,我們不惜任何代價要避免的東西是對細節無目的的積累。”在一系列的論述中,懷特海反複強調的是,數學課程的核心價值在於數學的思想方法及其對學生思維影響的價值。只有刪繁就簡,突出學科的核心思想方法,才能夠避免在一些無關緊要的細節上糾纏,從而帶來教學的變化。

  圍繞“生活”這一主題,懷特海認為學校課程應該是一個統一於生活的整體,學科之間應該相互包容或融合,反對科目之間相互對立。他批評說:“我們從來沒有教過如何把各種知識綜合起來運用。這樣一系列的課程能代表生活嗎?充其量不過是上帝在思考創造這個世界時在大腦中閃過的一個目錄表,而他甚至還沒有想好怎樣才能把它們融為一體。”他主張“根除科目之間毫無關聯的狀態,這種分崩離析的局面扼殺了現代課程的生動性”。

  以技術教育、文學教育、科學教育為例,懷特海認為,在這三種課程中,每一門課程都應該包括另兩門課程。同時,他認為對不同的學生,學習又應該有所側重:“即使是最有天賦的學生,由於人生時間有限,也不可能在每一方面都全面發展。”也就是說,課程應該相互滲透、相互融合,同時課程的學習又應該充分尊重學生的個別需求。正是基於這樣的認識,懷特海特別重視學校課程建設的自主性和獨立性,指出:“教育改革的第一要務是,學校必須作為一個獨立的單位,必須有自己的經過批准的課程,這些課程應該根據學校自身需要由其自己的教師開發出來。”

日前德蘭中學一班中六女生,便趁上學 Last day,便以電視劇《降魔的》主題曲《到此一遊》,大跳熱舞,拍了一段屬於自己 MV。

  圍繞“生活”這一主題,懷特海尤其重視“智慧”的生成。知識是智慧的基礎,但獲取了知識,卻未必就能生成智慧,智慧高於知識。智慧不是知識的簡單積累和疊加,因此,懷特海特別反對照本宣科地傳授“呆滯的思想”,反對填鴨式的灌輸教學,認為“填鴨式灌輸的知識、呆滯的思想不僅沒有什么意義,往往極其有害——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最美好的東西遭到了侵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