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平生幾乎不打人。當然,主要也是因為打不過。唯一一次,是扇了我的“徒弟”小藝一個耳光,在腦海中。

  那時候,他哭著對我說:師傅,我那麼努力了,為什麼還總是失敗?難道雞湯故事裏都是騙人的?

  我震驚了:難道雞湯故事居然不是騙人的?這個世界還真的有這麼單純的人?

  然後便毫不猶豫扇了小藝一個耳光:你努力個屁啊,別扯淡了!

至於“探索四十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02

  我語重心長地問小藝:你覺得自己挺努力了是不是?

  他看了一下我,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我抬頭望天,有些無語地問道:那你覺得你比師父誰更努力?客觀來評價。

  小藝:絕對是師父努力。

  我長歎了一口氣:是啊,你連師父的努力程度都不如。可是在你師父前面,還有好多好多人更加努力,讓你師父覺得望塵莫及啊。

  不對,是好多好多畜生。我覺得這幫家夥的努力程度,已經超出人的范圍,到達畜生的境界了。

  03

  努力是什麼感受,我小學就有很深的體會了。

  父母都是農民,父親在外打工,母親在家裏種田,以及照顧我和妹妹。種田基本解決了生存的問題,卻解決不了學費,解決不了柴米油鹽醬醋茶,所以母親就去家裏附近的磚窯搬磚,我也會過去幫忙。

  那時候,從磚窯裏面搬一塊磚到距離幾十米外的堆場放好,價錢是1厘錢(1分錢的10分之一)。成人力氣大,一次能搬十幾塊、幾十塊,我一次最多只能搬六塊,來回十次就是六分錢。

  一開始是輕松的,除了留點汗,沒啥感覺。

  十幾二十趟之後,腰會開始酸。

  幾十趟之後,感覺全身開始發軟。看著大人們還在繼續,我咬著牙堅持。

  再後面,開始麻木。盡管穿著長袖一副,手臂處墊著毛巾,帶著厚厚的手套,但兩臂開始刺痛,手裏的磚比刀子還要割手。

  我也不知道自己堅持了多久。只是自己停下來後,大人們還在繼續。

  太陽升起來了,太陽升到半天了,他們在搬磚。

  太陽落下去了,晚霞飄起來了,他們還在搬磚。

  晚霞落下去了,月亮星星升起來了,他們繼續在搬磚。

  我覺得有點慚愧:自己太懶了。那時候還不知道生活有多苦,也不知道該要多努力,只是為自己感到臉紅。

  04

  考上清華後,再次被一幫畜生打倒。

  作業實在太多太難了,某一節我已經忘了名字的數學課(我恨它),每周2節課,每節課布置3道作業。不多對不對,可是每道題,厚厚的作業本幾乎能寫一整本。

  即便是再優秀的學生,寫作業寫到晚上11點關燈寫不完是常有的事情。他們買來大電池的應急燈,繼續幹到淩晨2,3點,不做完作業誓不罷休。

  早上七點多起床,已經看不到同學們的身影了。有的跑到操場去跑步,有的去教室自習。曾經我還以為晚上十二點睡覺,第二天七點半起來就叫努力呢!我發現世界欺騙了我,我好單純!

  吃飯的時候在聽英語聽力,跑步的時候在背單詞,上廁所的時候在看書,別人睡覺的時候在做作業,連睡著之後說的夢話都是在讀書。我覺得世界是我們的,但終究是他們的。考試分數不如他們很正常,萬幸哪一門分數比他們高了,還有點愧疚,覺得不是自己應得的。

  曾經我用“他們都是書呆子”來安慰自己,後來很快又懵逼了。

  為什麼運動會的時候這幫畜生個個都跑得這麼快?唱歌比賽,為什麼我聽起來像專業歌手?為什麼那麼多人是鋼琴八級,准專業漫畫師?他們到底什麼時候偷偷學了這麼多東西?

  我發現自己不是呆子,像個傻逼。

  不對,就是個傻逼。

  05

  暑假在家,鄰居看到我經常一整天都在學習,誇我好努力。

至於“探索四十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說真的,那時候我聽起來像在罵我。

  你們呀,太幼稚了,沒看過真正的努力是什麼樣子的!

  06

  工作之後,被比自己牛逼,又比自己努力的人虐的次數更多了。

  小A說:我運營公眾號,每天最少要看300個公眾號的文章。

  小B說:我堅持每天原創3000字,已經堅持5年了。

  小C說:我每天只睡4個小時,其他時間都在工作。

  我想說:你們能不說了嗎?我好方!

  我明白努力只是一個選擇,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不同的活法,它們之間並無對錯之分。可是我同樣期望領略世界更多的精彩,而這個確實需要更多的努力。

  所以我把自己逼到了極限,也成為了別人眼中“努力”的人。

  一周7天不休息,每天幹到十二點,第二天六點多起床,曾經在辦公室睡了半個月,經常3天不洗澡。

  我心滿意足,覺得自己也成為勤奮的人了。

  可世界上總有些人,努力到了超越極限。

  恨不得一周幹八天,恨不得一天幹25個小時,恨不得家就安在辦公室,天天在想世界上為什麼還要有睡覺和洗澡、吃飯這麼浪費時間的事情。

  我不理解了:這樣身體受得了嗎?健康不會受損害嗎?

  一位這種類型的朋友說:這還是一個選擇的問題,在我看來,有些事情會比吃飯、睡覺、健康,甚至生命更重要。想達成理想很難,很多時候你別無選擇,只能犧牲一些其他東西。

  我懂了,我也沉默了。

  07

  當你在感歎:“我這麼努力,為啥還是過不好 ”的時候,請問問自己,真的足夠努力了麼?

  而即便是我眼中的那些努力到畜生程度的家夥,有些成功了,有些仍然在掙紮,成功真的有這麼簡單嗎?

這是林國榮博士真實的人生際遇,然而他所受的挑戰與挫折不止如此,幾乎所有年輕人會犯的過失,他都無一倖免,只因為師父的引導,學會了如何轉移注意力與改變想法,培養出將危機變轉機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