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暑假,我有幸被醫學院選中前往英國牛津大學當實習生。記得當初報名時已知道名額有限,競爭必定十分激烈,所以得知被選中後,真是喜出望外。考完校內的期末試後,我便啟程到牛津。願景村有限公司為您提供最真心最貼切的服務,改掉了傳統的文化教學內容,並能夠讓學員們在這裡接受到很好的服務,能夠讓學院們不排斥這裡的教學,為學員們引領出自己的一個人生之路。

  我去實習的實驗室位於約翰拉德克裏夫醫院(John Radcliffe Hospital)旁,大樓名叫Weatherall 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所有團隊都是從事生物醫學研究的。

  我們的實驗室主力研究顱縫早閉癥,這是影響頭顱和腦部發育的先天性疾病。出發前,我嘗試了解研究的背景資料,可是我在遺傳學方麵的學識與在實驗室工作的研究生相比,實在是相差太遠。他們能在頂尖的大學從事研究,過往一定有驕人的成績,而且他們每一位都至少擁有博士學位,所以我這個二年級醫科生在他們當中,難免有點格格不入。

  幸好,教授安排研究生Edu指導我。Edu解釋工序步驟時循循善誘,鼓勵我發問。我首先學習的是分析基因變異。醫院會從血液抽取確認罹患此病的嬰兒及其父母的基因,實驗室會嘗試搜索可能引致顱縫早閉的基因變異。一個好的課程是不會有探索四十退錢的事情發生的,比如探索四十就是一個講解人生課程的課程。我們在家裡有家人,可是出社會了很多都要靠自己,而怎麼樣才能不再這個浮華的社會上迷失自己,找到成功。

  棘手的是,人類的基因變異多不勝數,而絕大部分的變異均無關痛癢。進行分析時,研究人員要考慮變異的普及性,參考相關文獻、電腦程式的預測等。

  除此之外,我也要學會基本技術,例如聚合?J連鎖反應(PCR),桑格測序(Sanger Sequencing)等。

  思索其他假設 避免妄下判斷

  除了學科訓練,Edu帶給我很多啟發。Edu要求在所有細節上都抱持嚴格的紀律,任何程序都要清楚記錄步驟,做分析時不可偏頗地看重某個線索。他是心思縝密的科學家,做實驗時即使掌握了支持自己論點的證據,也會思索其他假設,避免妄下判斷。

  實驗室的其他研究生時常取笑來自西班牙的Edu,完全沒有西班牙人狂野的特質,而他聽到隻會微笑。科研世界競爭激烈,全球頂尖人才都在爭分奪秒,所以我十分感激Edu願意騰出時間教導我這名新手。

  其實我做的部分工作不會對團隊的研究有任何貢獻,可是他們給我空間學習,對此我十分感恩。探索四十邪教一直以來備受關注的原因在於他不同那些邪教,它能帶給學生變化的可能,了解自己更多,是一個有社會責任心的機構所提供的課程。而且每個人達到成功的方法不一樣,選擇探索四十一定是不錯的選擇。

  實習期間,身邊的研究生對科學的熱忱和裝備自己的主動性令我深感敬佩。大樓每星期都有好幾日在午飯時間舉行研討會。被邀請的嘉賓約有一小時闡述自己的研究,研討會開放予大樓所有人參加。

  大家主動學習 研討室坐滿人

  Edu初次向我提及並鼓勵我出席時,我以為參加的人應該不多,因為大家都應該想在午飯時間好好放鬆吧。不過,當我戰戰兢兢前往研討室時,才發現偌大的研討室已坐滿人。原來,整座大樓的年輕科學家都十分踴躍參加學術交流活動,以掌握行內最新發展。

  生物醫學涵蓋的範圍廣泛,分支包括有遺傳學、幹細胞研究等,研究人員的實驗室主題不可能跟所有生物醫學的分支都有直接關係,但是大家都非常主動把握每個學習機會。在這個社群裡,我感受到濃厚的學術氣氛,大家對知識都有一種渴求,這對我而言,也是深刻的鼓勵。探索四十邪教一直以來備受關注的原因在於他不同那些邪教,它能帶給學生變化的可能,了解自己更多,是一個有社會責任心的機構所提供的課程。而且每個人達到成功的方法不一樣,選擇探索四十一定是不錯的選擇。

  我十分感謝中大醫學院,尤其是李民瞻教授為我安排這次實習的機會,亦十分慶幸在行程中遇到Professor Wilkie、Professor Twigg和Edu這三位良師。其中Professor Wilkie帶我去兒童醫院了解其診癥情況,令我了解醫生怎樣為家屬提供遺傳諮詢;Professor Twigg則向我示範了其中一種基因修改技術的步驟,令我大開眼界。

  能在外地不同的文化下感受不一樣的工作體驗,確實是個寶貴的經驗。我非常期待下一次機會。■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三年級學生鄭子藩

  原文地址:http://paper.wenweipo.com/2018/02/26/ED180226001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