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句老話叫“故土難離”。對於有著深厚鄉土觀念的中國人來說,移民,絕對不是個輕松隨意的選擇。畢竟,若非事出有因,誰會輕而易舉地遠離故土,去一個語言、習俗各方面都完全陌生的世界呢? 提供公屋貸款、居屋貸款、加按套現等多種按揭服務。超低利息,年利率比一般低至16%!業主可以節省更多;中潤提供彈性還款期,可得到更多時間,輕鬆處理各種財政問題。中小企可透過物業套現,得到業務所需的資金支援,簡單方便。

但,事實是——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選擇走出國門,移居國外。據聯合國統計數據,中國向海外累計移民人數到2015年已首次突破1000萬,而這個數據目前仍在持續增長中......
為何,這麼多的中國人選擇移民?

在這千萬的移民大軍中,讓我們來聽聽幾個正在著手准備離開中國或者已經離開中國的(准)移民人的故事。或許,就能從中找出答案,理解如今的移民大潮到底是由何而來……
一切為了孩子

在中國,為了從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孩子從幼兒園起就開始面對英語教育等應試戰爭。多少孩子、家庭承受著本不該有的所謂“牛蛙之殤”?
出身在中國湖南、37歲的個體經營者張先生通過“投資移民”取得了美國的永久居留權,目前居住在美國洛杉磯。
在談及移民美國的理由時,張先生坦言:
對現在美國的生活大體上還算滿意,只是我們的英語不算好,有時候還是讓我們感覺到多少存在一點兒歧視,說實在的並不是很喜歡。但出於為孩子著想,還是准備留在美國。因為怕‘為了考試而考試’的中國教育會磨滅了孩子最寶貴的好奇心和夢想。
中國大型調查公司“胡潤百富”在2016年公布的一份調查顯示,關於中國人移民的理由,排在第一位的是“孩子的教育”,占到22%。
不可承受的高房價

王先生在移民之前,曾在某部委直屬的研究所工作,從事橋梁工程。由於北京不可承受的高房價,為了更好的生活質量,他選擇了移民。
初到國外,他頂著很大的生活壓力找工作。經過3個月的時間,王先生找到了大公司專業工程師的工作。
而現在,王先生滿足地表示:
如今,我一個人工作就可以全家人過上中產階級的生活。我每周快快樂樂工作38個小時,剩下的時間安心在海灘和草坪上和家人享受生活。而我在北京同樣更辛苦的工作,收入不到現在的八分之一,永遠買不起北京的房子。
環境汙染將國人越推越遠

在全球最大的鑽井設備制造商、美國國民油井華高公司北京代表處工作的劉先生,石油化工專業出身,多年的從業經驗讓他對PM2.5的危害並不陌生。
我兒子今年四歲,這半年來總是咳嗽。去北京市兒研所看病時,專家說現在他的門診有這種症狀的患兒越來越多。醫生對此沒有辦法。對霧霾,大人也許還有些抵抗力,孩子的反應太明顯了。
在北京學習和工作已經超過十年的劉先生和妻子見此情形終於下定決心將“出國計劃”放到了首要的議程上。

而同樣因為霧霾而憤而遠走的還有北京一家互聯網企業的項目高管——29歲的小申。
經常與我一同等煎藥的一個阿姨,咳嗽時間比我還要長。為此舉家前往新西蘭,兩個月後她與我聯系說,不用吃藥也完全不咳嗽了。
小申最終選擇去加拿大多倫多附近的一所學校修讀研究生。她無奈道:
我並不想移民,但國內空氣、水源甚至是農作物的汙染都太嚴重了。如果我畢業時,國內環境汙染問題解決了,我是還要回來的。
據“胡潤百富”2016年的調查報告顯示,“希望遠離大氣汙染”是中國人移民的第二大理由,占到20%。
恐懼舌尖上的“化學實驗室”換股比率

在這份針對“中國人移民的理由”調查中,“尋求食品安全”這個選項所占比例達18%,高居第三位。已是兩位孩子母親的趙鑫居住在成都,問及為什麼要移民時,她說:
移民的主要原因就是看完新聞我什麼都不敢給家人、特別是孩子吃,我也希望政府能夠采取有力的措施,治理好現在這種到處是‘毒’的局面。但實際情況是按下葫蘆浮起瓢,打擊一批又出現新的,感覺成效甚微。這樣慢慢等待的日子太難過了。
財富的不安全感

最近幾年,由於改革紅利、人口紅利的逐漸衰減,中國潛在經濟增長速度將放緩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最近剛剛公布的今年3個季度增速都恰好是6.7%更是成為了調侃的對象。
加上今年以來人民幣彙率不斷下降,富人階層的身家大幅縮水,加緊移民的腳步以避免財富貶值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兒了。
吳曉波先生前幾年的一篇文章中,關於中國人移民的理由,有這麼一段采訪:
為什麼要移民呢?
我問一位到了溫哥華的先生,“過得好嗎?”
“非常好。”
“怎麼個好法?”
“清早起來,送兒子去讀書,然後回家除草,中午睡個午覺,下午繼續除後院的草,太陽要下山了,把兒子接回來,再到前院看看,草有沒有再長出來,明天繼續除。”
那裏的天很藍,那裏的牛奶沒有三聚氰氨,那裏的牛肉沒有瘦肉精,那裏的菜油不是地溝油......
但是,那裏的新聞與你無關,那裏的生意與你無關,那裏的人民與你無關,那個國家,與你無關......實德金融 集團旗下翡翠旅遊成立40 周年,主席楊海成及副主席馬浩文計劃推新標誌,又會在加拿大為主的地方開分行,並重點改革旅遊業務。副主席馬浩文指,今年將會改革網上平台,以方便旅客預訂旅遊產品,並減低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