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下午5點,趁鄉鎮誌編纂培訓班結束講課之際,我和一起參加培訓的豐慶路辦事處兩位女青年,同乘麵的,慕名前往遊覽登封著名景點之一—嵩陽書院。
嵩陽書院,位於登封市區以北,因為地處嵩山之陽(南),所以得名。它與江西廬山的白鹿洞書院、湖南長沙的嶽麓書院、河南商丘的睢陽書院齊名,並稱為我國古代“四大”書院。它背依嵩山的主峰——峻極峰,麵對流水潺潺的雙溪河,兩側被山峰環抱,右側是攀登峻極峰的登山路,左邊是前往嵩嶽寺塔和法王寺的斜坡路,它是嵩陽景區的重要組成部分。書院門口有逍遙穀,祟山寺的溪水從門前流過,真是個讀書的好地方。書院內外古柏參天,梅、柳、鬆、竹、銀杏等應有盡有,滿目蒼翠。嵩陽書院建築古樸雅致,中軸線上的主要建築有5進,廊廡俱全。
進入景點,我首先看到的是:高高的青石板臺階上,屹立著氣派的書院大門牌坊,中間門楣上,書寫著“高山仰止”四個顏體黃色大字,與朱紅色木質古式建築搭配,盡顯古樸莊重,剛勁有力。接著,在嵩陽書院門右前方,有一巨型石碑――《大唐嵩陽觀紀聖德感應之頌碑》,乃紀念嵩陽觀道士孫太沖為唐玄宗李隆基練取仙丹,醫病健身而立,大唐碑是唐代李林甫撰文,裴迥篆額,徐浩的八分隸書是唐代隸書的代表作品,碑上的文字雕刻精美,剛柔適度,氣勢遒勁,是河南省現存最大的碑刻,被稱為祖國書法寶庫中的一顆珍珠。2001年被國務院批準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另外,在書院內,有一明代登封縣石刻地圖,圖上詳細刻製著400多年前登封80多處名勝古跡的分布情況和山川河流、道路村落等,乃我國明代石刻縣圖中的珍品。
從景點簡介得知:嵩陽書院原名為嵩陽寺,創建於北魏孝文帝太和八年(公元484年),為佛教場所,在隋煬帝時期改為道教場所。書院是中國封建社會特有的一種教育組織,在中國古代教育史上占有重要而又獨特的地位,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嵩陽書院是中國古代四大書院之首,對傳播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和培養造就人才發揮了重要的教育作用。據記載,先後在嵩陽書院講學的有範仲淹、司馬光、程顥、程頤、楊時、朱熹、李綱、範純仁等二十四人,司馬光的巨著《資治通鑒》第9卷至21卷就是在嵩陽書院和崇福宮完成的。號稱“二程”的程頤、程顥在嵩陽書院講學10餘年。名儒景冬,曾就讀於嵩陽書院,中進士後,曾九任禦史。從此嵩陽書院成為北宋影響最大的書院之一,相當於現在的清華、北大,名聲遠播。
歷史上嵩陽書院以理學著稱於世,以文化贍富,文物奇特名揚古今。嵩山地區自古就是儒家學派活動的重要地區,這裏有嵩陽書院、潁穀書院、少室書院、南城書院、存古書院,其中最顯赫的為嵩陽書院。有詩為證:“書院嵩高景最清,石幢猶記故宮名。山色溪聲留宿雨,菊香竹韻喜新晴。初來豈得無言別,漢柏陰中句偶成。”
再往裏去,沿著中軸線第一進映入我的眼簾的是:門楣上“嵩陽書院”四個大字據說是大文豪大書法家蘇東坡的真跡,而大門兩旁的對聯“近四旁,惟中央,統泰華衡恒,四塞關河拱神嶽;歷九朝,為都會,包伊瀍洛澗,三臺風雨作高山。”則是清代乾隆皇帝的真跡。其內容大氣磅礴,恢弘典雅,用詞恰貼,高度概括;其形式工整對仗堪稱絕句。第二進是“先聖殿”,迎麵是聖賢孔夫子,對聯因是篆體繁體字,我才識學淺,揣測上句為“先聖無域渾天下”,下句為“盛極有範垂人間”。內有“周公”“大禹”“黃帝”等聖賢。第三進為“道統祠”,對聯是草書,上句“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下句為“壁壘千仞無欲則剛”。第四進為“先賢祠”。第五進是“講堂”,對聯上句是“滿院春色催桃李”,下句為“一片丹心育新人”。最後底為“藏書樓”,是古代嵩陽書院儲藏典章之地,原藏書1000多部,如九經、子、史、理學要旨等。除了上述提及的聖賢外,在後幾進房內,既有“二程”“朱熹”等大家,也有“子路”“顏回”等名儒,凸顯書院學子弟子滿天下,個個都是天下俊才,人人皆為學車八鬥。說到底,這裏是知識的殿堂,育人的學府,貴人的聖地,在“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古代,豈能是一般庶民進入半步的地方?
兩側的廊坊,有的在舉辦“百年滄桑——關野貞(日本人)嵩山百年照片展”,有的是書院用作辦公室,工作室,有的是用作遊客服務中心或“流通處”,專賣景區的各種紀念品。我曾經見一名叫“陳鵬”的民間書畫家,年約40來歲,中等身材,麵如圓月,滿臉須發飄逸,給人以藝術家才特有的氣質。用書法書寫“龍”“福”“祿”“壽”等藝術字,懸掛在墻上,一邊讓遊人欣賞,一邊讓人購買。值得一提的是,這位陳先生,為了推銷自己的書畫作品,還特意擺出並標明中國當代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先生和他的合影,以招徠生意,真是滑稽可笑。
遊嵩陽書院最大的看點是“將軍柏”。書院內原有古柏三株,西漢元封六年(公元前110年),漢武帝劉徹遊嵩嶽時,見柏樹高大茂盛,遂封為“大將軍”,“二將軍”和“三將軍”。大將軍柏樹高12米,圍粗5.4米,樹身斜臥,樹冠濃密寬厚,猶如一柄大傘遮掩晴空。二將軍柏樹高18.2米,圍粗12.54米,雖然樹皮斑駁,老態龍鐘,卻生機旺盛,虯枝挺拔。樹幹下部有一南北相通的洞,好似門庭過道,樹洞中可容五、六人。兩根彎曲如翼的龐然大枝,左右伸張,形若雄鷹展翅,金雞欲飛。每當山風吹起,枝葉搖動,如響環佩,猶聞絲竹之音。三將軍柏毀於明末。
關於將軍柏樹齡一直是個神秘的話題。該樹從受封至今,已有二千多年的歷史,趙樸初老先生留有“嵩陽有周柏,閱世三千歲”的贊美詩句。經林學專家鑒定,將軍柏為原始柏,樹齡有4500年,是中國現存最古最大的柏樹。正是因罕見“將軍柏”,由此我聯想到我的老家縣城的“古槐”,那傳說張飛當年栓過馬的“古槐”,已有兩千年樹齡,家鄉人早已把它當成了一棵神樹,一些善男信女每逢農歷的初一十五,都要前去頂禮膜拜,保佑家人平安。我平時所見,整棵樹身、樹枝都被紅布條所係。作為縣級古木保護起來,城關鎮在40年前也因它改名為古槐鎮。而眼前的這棵巨樹,樹齡比家鄉的“古槐”多了一倍多,那才是稀罕物呢!嵩陽書院古跡文物繁多,文化沈積豐厚,漢封將軍柏樹齡古老,舉世罕見,常言道:“人見稀罕物,必定壽命長”,正因為如此,隨行的兩位女青年,在她們欣賞留影一畢,特意推薦給我觀賞,還主動為我與“將軍柏”連拍幾張合影,令我十分感動,不僅如此,連30元的門票都是人家主動給我買的呀!
嵩陽書院麵積不大,在不緊不慢的40分鐘時光裏我一路觀賞一路拍照,處處美景盡收眼底。嵩陽書院是佛、儒、道學千年薈萃之地,是古代教育的最高學府,是中嶽嵩山展現給世人的世外桃源。遙想當年,有多少像景冬那樣的儒士置身於“霞光鬆間照,清泉石上流”,“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讀聖賢書”,最後成就了古代一介名儒,擔當朝廷大任,享盡人間榮華富貴;滿腹經綸的程朱理學大師們課堂上板著麵孔“之乎者也”,課餘間把壺問盞對弈臨風又是那般地悠哉遊哉!
最後,當我戀戀不舍將要離開時,驀回首,一抹夕陽斜照在書院的上空,門前溪流潺潺,耳邊鬆濤陣陣,遠處的嵩山峻極峰若隱若現,近處的紅墻綠瓦古香古色書院掩映在綠樹叢中,靜靜地,淡淡地,仿佛在默默地告訴我,這是暫時的告別,你還會來的,因為冥冥之中仿佛聽到我的心聲:再去嵩陽書院瞻仰國學勝跡,領略造化神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