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爾庫群島上,四野皆一派純凈。路透別墅就藏在帕拉寧群島(Parainen)的密林深處,一色殘陽,將滿島的黛翠鍍了一層薄金。此處的雲霞自有雅致風韻,不似他處般艷絕,而是青雲麵兒上又敷了一層粉灰色的瓷釉,在極目處靜靜微芒。主婦伊娃夫人正在精心地準備著我們的晚餐,幾十年的遁世生活讓她有了出塵之色,問她為何長居於此,她正翻煎著小羊排的手忽地一滯,揮袂如仙,“大概是因為這裏有最原始的景色,能帶給我最純粹的快樂吧。”說這話時,伊娃一抹笑意沈在波光明滅的暮色裏,隻覺得她此刻目光凝定如淵,笑容卻溫存若水,似鋪展在她麵前的千頃碧波和萬裏密林,一時間,竟分不清是景更毓秀還是人更清麗。

  芬蘭的“非典型”夏日

  我們在7月初來到芬蘭,知春寒料峭,卻不想仲夏的芬蘭也如此侵膚鉆骨般動人亦“凍人”,但也正因如此,芬蘭人才得以更恣意地體驗各種此處獨有的“非典型”夏日體驗,比如,“頂著午夜太陽在野生動物出沒的鬆林中徒步或者劃獨木舟。”芬蘭旅遊局公關和媒體專員Sari這樣說著,眼中流轉著彼時閃耀著迷離的鬱鬱蒼蒼之色的夏日盛景。

  的確,在很多關於芬蘭夏日的描述裏,都稱其是“非典型”的。芬蘭的夏日藏在風雨山海相毀互催又相倚互生的自然浩瀚裏,藏在湖邊度假屋的無垢與寧靜裏,藏在露臺酒吧裏的觥籌與喧囂裏;亦藏在午夜時清風解艷陽的沈靜裏。而可以成為我們旅途上談資的還有個性自主的芬蘭人,他們天真純澈的眉眼和名動天下的好客之道吸引著每位旅者往復著尋跡的腳步,成為我們旅途上的生動印記。

  設計之城永遠離自然不遠

  從飛機上看赫爾辛基,一片片綠野上正翻騰著起伏滾滾的雲海晨曦,城市的輪廓在一色嬌碧中無邊無垠地逶迤。即便我們用盡眼神,聳立其間的低矮建築和房舍也不得全貌,隻能從枝稀葉疏的空處,窺見乍現即隱的一窗半簷。盡管經濟發展處於世界領先的地位,但芬蘭的大部分地區依然被空曠的自然環抱,這導致引領世界設計潮流的赫爾辛基市中心與四周被森林覆蓋的廣闊荒原和波羅的海的浩瀚美景形成鮮明對比。

  《孤獨星球》對赫爾辛基的評價耐人尋味:“與其他北歐國家的首都相比,赫爾辛基雖然看起來像個小弟,但他讀的可是藝術學校,他對流行音樂不屑一顧,專註於前沿的工作室。”的確,當我們行走在濱海大道這條遊客經常光顧的購物街時,道路兩側,數不清的時裝店和家居館正比肩而立。精勾細刻的杯盤瓷釉、簡潔實用的北歐家私、朱紅翠綠的布藝裝飾、精工裁剪的錦衣華服;還有鐫刻其上的水波不興的海麵、疾馳而過的水鳥、剔透圓潤的莓果或渲染其間的森林綠、雪霜白、湖水藍、山石鍺、鴉羽青……連同過往行人的分明五官、羽衣霓裳、袖底清風、佼佼身形,無不詮釋著這座設計先鋒之城的謎樣魅力。魅惑著每位旅者的還有紅山區——復古與時尚氣息兼具的精品屋和設計工作室正以一種極端的方式,詮釋著這個國家的變與不變;而設計博物館則用悠長的過往與更具挑戰的未來,用那些值得堅守的傳統與不可思議的創新,靜待客來。

  但無論如何,赫爾辛基迷人的地方很大程度還是在於它的相對傳統和古老,城市的命運軌跡和史記年輪清楚地書寫在多座新藝術風格的建築、守護著芬蘭遺產的博物館,以及傳承了近百年的咖啡店和餐館菜單上。新古典主義風格的赫爾辛基大教堂是C.L.恩格爾的得意之作,教堂前,如今曾讓信徒們不辭勞苦登高的臺階已成為相擁情侶們的約會地,也是無數鴿子、海鳥向人類討口糧的覓食地。時有群鳥齊舞,掠空而來;亦有雙飛燕雀,旋風而起,唰啦啦聚成一片再呼啦啦散開,在灰白色教堂的背景前,像一潑墜入玉湖中的淺墨,霍然展開於天地間,又瞬時消失不見。這情景更顯得此處的天空高遠,雲色輕盈,純凈如緞。正對赫爾辛基大教堂的紅磚建築便是俄羅斯東正教教堂——烏斯佩斯基大教堂,它們倆正隔著高遠的天空遙遙相望,像是棋盤上傲然對視的兩位皇後,各有綽約風姿。受遊人歡迎的還有靜默教堂,與前兩者不同的是,這座教堂是芬蘭當代設計的典範,體現了芬蘭人對自然的無限尊崇。正如其名,這座木製的赭石色教堂開在鬧市中,步入其內,寂靜無倫,連呼吸聲也可清晰聽聞,我想,和其他富麗堂皇的教堂相比,這裏的質樸和簡單正是為了讓人可以俯下身、沈下心,深刻審視內心的執念。

  赫爾辛基還是品嘗頗具創意和設計感的新芬蘭菜式的最佳地點。引領美食先鋒的餐廳——Juuri的奢華品嘗菜單以登峰造極的創意,重新詮釋了芬蘭原材料的自然和新鮮;以金酒為基酒特調的雞尾酒則晶透如琉璃,抿一口,一顆玉般地滑進肺腑,回味悠遠,清爽沁心。此時,窗外的午夜太陽還在不甘地向屋內投入光亮和華彩,更讓我們忍不住頻頻舉杯,痛飲這夏夜不夜的特有味道首爾機票

  “芬蘭堡”上故事多

  作為一座港口城市,赫爾辛基幾乎有一半的地方被海水覆蓋,眾多的海灣、港口和島嶼延伸著彼此的魅力和人類的足跡。其中最有煙火氣息的應該是露天自由廣場,自由廣場位於市中心的中心,人來人往中以老舊的姿態呈現著往事的格局。攤位上與馴鹿相關的紀念品吸引著觀光客們駐足,而那些莓子類漿果則閃耀著萬般華彩;還有鮮花正放肆地怒放,朵朵妖紅。臨岸有兩位商販就直接將攤位擺在了船上,出售的各類生猛海鮮憑借船夫近乎嚴苛的重新規整,得以一目了然。其中一位商販顯然是見著熟客了,嘴角輕抿,隻是一個清淺的弧度,便讓人覺得暖從心生。在這裏,時空穿越的成本很低,港口的遊艇和渡輪像一條條動脈把旅者和居民送進群島也帶回市區。

  從露天自由市場坐渡輪僅需15分鐘便可到達“芬蘭堡”奧蘇門琳納,這處250多年前建在赫爾辛基外海一串小島上的世界遺產出自奧科斯丁之手。最初是瑞典人在18世紀中葉修建的“瑞典堡”,現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海防軍事要塞之一。從羅納島上(Lonna)遠遠望去,幾座主島上風起雲湧,大片大片的流雲似要沖出天空的束縛,直撲大地而來。其上的碼頭營房竟是一片粉色,讓人見了暖目心馳。從密林中直插入天的是一座東正教堂,它的獨特藏在教堂頂上的燈塔裏。再往遠處看,綠林連著碧野,遙望蒼疊似山,縷縷日光如遊龍,擊碎午後沈滯的空氣,鉆破厚實的雲層,所鍍之處是“古斯塔夫之劍”,這座地堡內,平日裏看上去古樸磅礴的國王門和炮臺此刻卻微曦若夢,幽幽閃亮。向導告訴我們:“當時奧科斯丁修建芬蘭堡的重要原因在於防禦外敵的入侵。作為芬蘭堡的象征,為閱兵而建的國王門就建在1752年瑞典王來視察工程時,乘船停錨的地方。”

  除了城堡之外,其他幾座島嶼上的博物館也是夏日遊客喜歡探索的好去處,這其中,以羅納島上的歷史最為妙趣橫生。這座曾於19世紀80年代被俄羅斯海軍征用的島嶼本是用於存儲煤礦資源;後又被用作船艇消磁基地。如今,羅納島已經化身為一處休閑娛樂勝地,島上建有一座裝修時髦的餐吧,餐吧古舊的外墻與其內的先鋒設計早與自然融合為一,而廚藝大師們天馬行空的想象和久經歲月洗練的匠心則被烹飪成潮流與腔調。

  圖爾庫在災難中蛻變

  初到圖爾庫,先進的造船業令人印象深刻。河道裏、港口邊,密密匝匝的船舶仿若出籠猛獸,肆無忌憚地“撲食”著水岸。一眼看去,這些船舶似乎比過往的居民還多。圖爾庫的工業頗發達,造船業規模更是全國居首。不過,它“全國最古老城市”的名號卻不是空穴來風,歷史悠久的城堡和大教堂便可為其“驗明正身”。我們沿著大教堂與城堡之間的河岸漫步,陽光如雪錦,華美地鋪開在奧拉河口建於1280年的圖爾庫城堡上,城堡由大塊巖石壘砌,每一塊都藏著耐人尋味的陳年舊事。高大的外墻沒有任何裝飾,露出被時光和風雨日侵月蝕的痕跡。“這是北歐目前保存最完好的大型城堡之一,其建築工程持續了近300年,古堡不斷被加厚加高,15世紀中葉又擴建了新堡,形成現在的規模。”向導說道,“在歷史上,這座古城堡曾歷盡滄桑,幾經火災和戰事的破壞。”故事雖聽著壓抑,可城堡探索起來卻妙趣叢生。把守城門的騎士金甲鎖身、長戟耀光,小心地為你推開厚重宮門;引路的侍者拖著裙幅,無限嫵媚,亦無限端莊;還有昔日王公貴族留下的珍寶為你小心儲存並梳理著前塵往事;即便是曾經關押囚犯的地牢,此時看來也藏了中世紀的古趣,略一恍惚便疑心自己跨越了地域、穿越了時光。同樣守護著奧拉運河的還有圖爾庫大教堂,這座磚砌建築看起來像是在某些童話的插頁上出現過,雖然“命運坎坷”——始建於13世紀末的教堂曾在重大火災後的1個世紀裏多次重建,但不知是不是受了北歐這片童話世界的熏陶,他處看起來充滿悲憫腔調的哥特式建築在此處卻像一幅有點掉色的宮廷畫,有點神秘卻又讓人看了精神為之一振。教堂內的管風琴正奏著悠揚的調子,餘音胸間纏繞,心中好似空空蕩蕩,又好似洋洋溢溢,不勝寧靜,亦不勝歡喜。

  作為瑞典統治時期的首都,圖爾庫建於1229年,歷史上,圖爾庫的名字常與火災聯係在一起,這裏曾發生過30多場大火,特別是1827年的大火幾乎把圖爾庫夷為平地,但“貧民區”盧奧斯塔林馬基卻僥幸逃過此劫,這段歷史可以在盧奧斯塔林馬基手工藝博物館清楚地看到。這些19世紀的作坊和民宅皆為木製,錯落有致地排布出圖爾庫的命運軌跡,所有房屋都還位於原先的位置,其間的30間作坊內,展示著前工業時代普通人的生活往昔。那些身著古裝的誌願者正打磨著銀飾、陶瓷,製作著糕點、鐘表,還有一位工匠正在一件木製工藝品上斂收著最後一筆,精湛的刀功帶風,卷起她額前青絲縷縷。一切好像都是原封未動的樣子,那些沈香木屑裏的斑斑汗漬,那些衣箱床榻上的襤褸衣衫,還有老屋墻角處被風雨打彎了頭的草、吹散的花、深深淺淺的苔痕,更顯得這裏的一切都沈厚而亙古。與盧奧斯塔林馬基手工藝博物館類似,歷史和當代藝術博物館也被無數喜歡歷史的旅者厚愛著,在這裏,藝術和考古這兩種看似奇怪的事物竟和諧地藏於同一屋簷下:老圖爾庫歷史博物館將我們帶入了圖爾庫中世紀街道的下方,展示著中世紀圖爾庫人的吃穿玩樂,滋味生活;而一上了樓,便又穿越回當下,“鏡屋”可以照到窗外自然,也可照到自己和眾生,還有那富有寓意、內斂隱晦又怪誕的畫作,仿佛謎語一般惹人不斷猜想,意識亂流,但作品裏浮現出的那種死寂的安靜,則又引發對現實的審視和自省。

  圖爾庫群島藏驚喜

  夏日,很多遊客來到圖爾庫的另一目的便是前往圖爾庫周邊的群島慢享時光。驅車不過半個小時,我們便從圖爾庫苦樂交織、變幻莫測如風雲的歷史中,重回自然懷抱。納坦利是遊客釋放童心的好去處。這座古老的木屋小鎮散發著獨特的群島風情。穿過古鎮至卡伊洛島間的長橋,姆明樂園浮現於眼前,這座樂園以芬蘭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托芙·揚鬆筆下的卡通人物姆明一家為主題元素,為人們提供親身實踐活動和探險體驗。我們參觀時發現:成年人喜歡去艾瑪劇場欣賞音樂劇目,卡通人物和場景重現可以震懾每個人心底死水微瀾的歲月,填補著成人世界的虛無與感動;而孩子則喜歡紮進姆明之家或莫立之屋,與戲裝人物拍照留念。康泰為你開辦新春開運泰國旅行團,今年就跟團去泰國行大運!泰國係以信奉佛教為主嘅國家,當地華人每年都會去寺廟參拜,仲有九大寺廟,包括最出名泰國三大國寶之一嘅玉佛寺、泰國最早嘅大學臥佛寺、同泰皇都去參拜嘅蘇泰寺等,新一年行運一條龍!

  圖爾庫群島由2萬座島嶼和孤巖組成,群島的西部像是手臂,由內陸向接近瑞典的海域伸展出去,因為接近瑞典的原故,這一帶的居民多會講芬蘭及瑞典兩種語言。圖爾庫旅遊局藍娜的日常用語便是瑞典語,她生活的小島隻靠目光便可盡覽,作為島上唯一的一戶居民,她是名副其實的“島主”。“圖爾庫群島上沒有人擠人的昂貴景點,隻有靜謐的民宅、不斷變化的海陸景色和與我們比鄰而居的種類繁多的鳥類。”她這樣說著,麵容與聲音皆幹凈如流泉。而當我們隨她一徑探入諾沃群島(Nauvo)的密林深處後,才知曉她話中的深意。仲夏的午後,萬物都生長在日色的爛漫華光裏,我們沿著蜿蜒在蒼疊樹影中的小路徒步而行,隻見參天鬆柏經年不側,枝葉招展,像是把把巨傘,守護著樹下新生的藍莓果子。偶見斷柯折枝化泥作肥,滋養大地;還有滿地的青苔正呈現著一種不被塵世牽製的美,不時有飛鳥似從另一個世界渡越,在樹叢間引起一陣疾風,一切都原始如創世之初。

  徒步半日後,Sari帶我們去帕拉寧群島上的民宿——路透別墅體驗地道的芬蘭桑拿。當我們所處的場景在高溫桑拿室和清冽海水間不斷切換時,身體像是穿過了一層層濾網,變得內無陰霾,外無塵垢。這芬蘭的夏晚依舊接受著太陽的坦然照射,我們麵前,蒼蒼古林,絕目盡野;我們身後,茫茫遼海,一色水天;還有不夜的夜空蒼穹高遠,流雲似煙。我靜坐在桑拿室裏,心神空靜,半瞇著眼,盤算著,明日起,不如也像女主人伊娃那樣,便隱居青林,江海寄餘生吧!很多公司一般都會把抹手紙 批發和其他耗材合到一起採購。但是這樣的話,就需要和諸多供應商進行溝通,這樣既費時間又廢精力。選擇像來自香港的OH360全方位辦公用品提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