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紹貞,女,80歲,住重慶市南岸區大佛寺集翠村七十五號。皈依佛門七年多,平時學佛多以趕經懺為主,求人天福報,想下一世生到富貴家,生活得好,又無病痛。
 
老人一生坎坷,曾三次改嫁,未生過兒女,晚年又患多種疾病,最嚴重的是心臟病,生病時氣喘不已,遍體流汗,衣褲全濕,若不擦乾換衣,就會誘發感冒,所以,基本上是失去了自理能力。她丈夫侍候久了,也常出言不遜傷害她。
 
老人受病痛折磨,精神上也常受到傷害,很是痛苦,時有尋短見的念頭,多次被人勸阻。
 
近幾個月來,大佛寺學習小組恢復學習,蓮友們非常關心她,常到她家講四十八願、彌陀宏恩、極樂世界依正莊嚴、人天再大的福報也沒有往生利益大等等。她每次聽了都非常歡喜,常發誓說:“我要念佛往生西方!”病痛時常喊:“佛來接我嘛,我痛得受不了啦。”
 
二○○四年八月中秋節,她又犯病了。老伴兒見狀很厭煩,罵了她一通。她感覺自己生活得太累了,生不如死;極樂世界這麼美好,不如早走,對自己及家裡的人都是解脫。
 
就在夜深人靜的中秋之夜,她竟上吊在自己房內的窗子上,天亮時才被人發現。只見她臉色鐵青,兩眼半睜,脖子上一道深深的黑繩印。家人將她平放在床上,因脖子已吊斷,頭扶不正,只能側向一邊,嘴貼在床板上。不過與一般上吊而死的不同,老人舌頭並沒有伸出來。
 
蓮友們聞訊趕到,準備為她助念,但也有人堅決反對,甚至拒絕參加助念,說:“她是死於自殺,罪惡很大,不墮地獄就是好的,何況她念佛也沒幾天。”也有的主張念《地藏經》《金剛經》等等,七嘴八舌。
 
陳居士說:“正因為凡夫罪業深重,所以只有仰靠最殊勝、最易行的念佛法門。我們念佛,求大悲慈父阿彌陀佛救她。”有些人害怕,不敢上前。陳居士說:“怕啥子!”她上前去,喊著亡者的名,教她一定要放下一切,提起正念,“這是你最關鍵的時刻,只有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你才能得救!”同時又將她的頭輕輕扶正,仰面而臥,將半睜的眼撫摸閉上。大家因此都放鬆了許多。九點多鐘,部分蓮友開始念佛,同時也喊著她的名字,教她一起稱念“南無阿彌陀佛”。
 
大家念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下午,老人的乾女兒發現她本來透著青色的臉開始紅潤了,特別是嘴唇,更加紅潤,整個人很安詳,脖子上那道又深又黑的繩印也不知不覺消失了。她的親人及蓮友們都感到念佛不可思議,大家念佛更勇猛了。
 
八月十七日早上七點多鐘,向遺體告別時,大家都看到老人的額頭上滲出黃豆大小的汗珠,嘴唇紅得像化了妝一樣,面部如同整了容一樣。親友們都感到神奇。當時清晨天還很涼,但念佛的蓮友們卻感覺是在陽光下一樣,暖烘烘的,似乎沐浴在祥和的光中。
 
蓮友們念著六字洪名,將老人的遺體送到南岸區四公里火葬場,九點多鐘開始火化。火化前,遺體要通過七十寸的大電視螢幕,播放給送葬的人看,確認後才火化。當螢幕上現出老人遺體時,只見立即出現一道紅光,接著出現一朵蓮花,蓮花上站立著阿彌陀佛,佛體平躺著,像往生被一樣蓋住老人,並放出鮮明亮麗的紅光,把遺體照護得嚴嚴實實,完全看不到了。同時還出現了六個金色大字——“南無阿彌陀佛”,字大如圓盤,每個字都噴射著燦燦紅光。全場人都驚歎起來,不由自主地念起“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有人喊:“快跪下拜佛!”大家一齊跪拜,連火葬場的工作人員都不由自主地拜下去。
 
火化時,全是佛光、蓮花,阿彌陀佛護著、照著老人的遺體,佛體頭朝火化爐,腳下大蓮花朝外,亮麗的光明連火化爐的門都映住了,看不出來,只見佛光。
 
一個沒學佛的人驚喊:“怎麼阿彌陀佛進去火化了?!”工作人員還以為鏡頭放錯了,跑到後面去檢查。
 
真不可思議!瑞相持續時間有四五分鐘,大家都親眼目睹,實屬罕見。
 
不論何人,只要專一念佛,阿彌陀佛不違誓願,定要攝取。吳紹貞老人就是例證!她死于自殺,平生念佛時間並不長,有時打牌,不算精進,但她火化前阿彌陀佛護著她,陪她一起進火化爐,代她受地獄之苦。
 
如經所言:“末法時期,唯有念佛得度生死。”念佛真是契時契機,許多人目睹佛的慈悲威神力,深受鼓舞,也皈依了三寶,發願今後一定要專修念佛,專稱南無阿彌陀佛名號;一些因不會拜懺、誦經,擔心自己不能往生的老居士,見到吳紹貞老人的往生瑞相,高興得跳起來,決心從今以後一心念佛不改變。
 
又附:我們當時都只顧高興,直到十一月十八日,淨宗法師看到吳紹貞往生紀實,打電話來請我們聯繫殯儀館看有沒有保存當時的錄影,我們才去問,得到的答覆是:因沒有事先預定,錄後面的人時就把前面的覆蓋了,所以沒有保存。真是遺憾!
(重慶市南岸區大佛寺學習小組 皮佛念、程佛法供稿2004年11月)
 
按:
 
人間淒淒恨未消
地獄炎炎火正燒
自因自果自心造
生前死後總難逃
幸有彌陀六字號
眾生念佛佛光照
佛體覆護凡夫體
火炎化作清涼地
經典記載有明文
事實證明現奇瑞
佛語事實兩不虛
專心念佛永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