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沒了婉兒,我的生命也了無生趣,如今大仇得報,我還活著,還有什麽意義?當我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我很清楚的看到自己靈魂的樣子,就像一縷青煙,飄飄蕩蕩,從我身體裏飛出。我要去找婉兒,我只想找到我的婉兒。
可是,為什麽我總是走不出去?我好像迷路了,我怎麽找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我的婉兒到底在那裏?那天,我在路上看到一個魂靈,背影像極了婉兒,我欣喜若狂。可是她的臉……
我不敢表現出我的震驚和同情,怕一不小心傷害了她,那一定也是個苦命的人兒吧,真不知生前受了多少的苦痛。我想向她問問婉兒的消息,可是我是孤魂。早已不能說話。可是,為什麽我看到她會心裏隱隱的痛?為什麽,後面無常的鞭子又打在了我的身上,我只有默默地前行,默默地走。
《地府閻王》
當她找到我,從她急切的眼神,我便已知她定是見著了墨陽。墨陽的事我早已知曉,是判官告訴我的。他為了找婉兒,錯過了回地府的時辰,如今成了野鬼孤魂。
我有心幫他,可是卻無能為力,地府有地府的規矩,就算我是王,也不能。我一直瞞著婉兒,她已經夠苦的了,我不想徒增她的煩惱,可今日,她卻偏偏與他撞見,看來真是天意使然。
“尊敬的王,請問,我有什麽辦法可以幫到他?”她的話簡潔而明了,卻又讓人忍不住心疼。
“除非有株彼岸花為他指路,方可讓他繞過鬼門關,找到去奈何橋的路。
現在,這是唯一可以幫到墨陽的辦法。除此之外,我找不到更好的解決方式。
“我願做這一株引路的彼岸花!”婉兒的語氣,是毫不猶豫的堅定。
“你可知彼岸花的由來?”
“知道,彼岸花是由亡靈用自己的靈魂幻化而成,三魂為花,七魄為葉,花不見葉,葉不見花。亡靈只有同時擁有三魂七魄,方可轉世投胎,幻化做彼岸花,也就失去了轉世輪回的機會,而彼岸花花開千年,。
我問“你,不後悔?” “不後悔!”
“為什麽,你還有一年就可以轉世為人”
“愛一個人,沒有為什麽”
“你真的不後悔?”
“從未後悔”
語氣,依然那麽決絕而堅定。
我嘆息一聲,為這女子的執著,也為她對愛情的無怨無悔。我雖疼惜婉兒,自不願見她如飛蛾撲火。可我更深知她的個性,她認定的事,是絕無任何轉緩的餘地的。
我輕聲問道“準備好了麽?”“準備好了”
我緩緩的舉起我的右手,她便在我面前變了樣子,變成了一朵曼珠沙華,妖嬈而精致,美麗又淒然……
《孫婉兒》
其實,我什麽都明白。那天見過了墨陽,我便去找了判官,他把什麽都告訴了我。墨陽並不是為了找我而淪落至此,他是因為殺了齊威而受到了懲罰。
雖然齊威死有餘辜,但他必竟也是一條人命,墨陽因殺了人,必須受到懲罰。閻王瞞著我,是為了不讓我心存內疚。可是,墨陽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現在,他受到了懲罰,我又怎麽能置之不理?現在,只要能幫到他,我什麽都願意做。
當閻王施法的時候,靈魂的痛,是撕心裂肺的。如不是念著墨陽的名字,我恐怕堅持不到最後。我看到了自己身形的變化,一點一點,散開,又一點一點聚壟……
我有些許欣慰,因為,我終於能為墨陽做些什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