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有多少從出生到終老,一輩子可以隻生活在一個地方。
可能以前車馬很慢,路途很遠,麵朝黃土背朝天時,這很常見,可現在交通發達,不管是牙牙學語的幼兒,還是耄耋之歲的老人,總會有接觸除了自己家鄉之外的地方。一生中總會走出自己的家鄉,可能是幾百公裏,可能是幾千公裏。
時常我們到了一個地方,總是根據一個地方給你的初印象,說一些好或者不好的判斷詞。究其這些評價無非是兩個標準:第一是城市綠化交通衛生,這些能夠帶給我們直觀感受的環境;第二是這個地方的人,通過接觸了解後,看這個城市能不能給你暖心的感覺。
現在的你或許正遠在他鄉求學、求醫、求職,或者出遊、出差。不管是你在自己選擇的生活裏自由呼吸,還是你正在被選擇的生活裏艱辛拚搏,我隻希望每個在外地的人都能夠被當地人溫柔相待。
前18年在家鄉,我一直有“本地人”的身份,但自從高考後,我也一直是一些城市中的外地人。求學離家幾千裏,熱愛窮遊,也到過些許城市,近幾年一直充當“外地人”的角色。就是因為是外地人,自己所在城市的人總能讓我感到人間有真情。
分享幾個我被當地人溫柔相待的事情:
坐標安陽
這是一個有關滴滴打車免費送我們一大段路的故事。
我們站在路燈下在糾結了很久位置後終於按下了呼叫車輛的按鈕,不一會,司機師傅打來電話,問我們的位置,並告訴我們他今天開的不是滴滴上的那輛車並告知車牌號。
當時我很警惕,小心翼翼的打開手機攝像頭,然後想著車來時拍一下發給室友。
車來了,我們上車了,這位師傅就開始說原本的位置,如何過來接我們的,原本不想與之交談的我們三個也在敷衍著應答。
這個師傅很健談人也幽默,談一些他在做滴滴兼職時遇到的一些人,一些事,說遇到一些有緣分聊得來的人可以免費送。在外地時常遇見的事情就是當地話聽不懂,可這位師傅普通話很好,他也確實做過很多免費送人或者截單很早的事情,於是就一同聊天,師傅說還是好人多,但也有壞人,說了很多無奈卻又覺得有趣的事,覺得他做這份兼職樂得其所,這一份快樂的氣息感染到我們。
師傅說:“我們這麽聊得來,我早點截單,如果有緣分下次再相遇。”
坐標廈門
廈門,一個溫婉如美少女的城市。
這是第一次去遠方,那時滿腦子是說走就走的瀟灑,現在想想是有點傻。
那時是個小假期,沒有攻略,沒有路線,沒有訂賓館。和小夥伴毫無準備的就到了鼓浪嶼,當時可能是不知者不懼,一頭向前沖。
到了鼓浪嶼上麵去找住的地方,家家爆滿,現在想想也是,所有人應該都是提前訂好住的地方。
於是,大概有兩個小時過去了吧。
又進了一家已滿的地方,然後店家好心的給了我們另一家電話,讓我們打電話問問他們家有沒有滿房。
終於一位聲音甜甜的姐姐說沒有滿房,問了我們在哪裏,說讓我們站那別動,過來接我們,那一刻真的是開心極了。
那位姐姐給我們門禁卡,給我們鼓浪嶼的地圖,第二天小夥伴的手表放在枕下忘記拿了,給我們打電話讓我們回去取。
鼓浪嶼上麵的人說話都是在笑的,都是柔柔的,景色固然美,而人情更美。
坐標南昌
南昌一座英雄城市,是屬於贛方言區,這種方言是你一句都聽不懂的語言,如果她們在講方言,你的感覺就是仿佛置身於一個神秘的國度。
一次出去遊玩,找不到公交站點。於是問路邊坐著的老爺爺。
“大爺,去天香閣的公交站點在哪裏,你知道嗎?”
於是老爺爺,在那給我們說,可是一口正宗的方言我真的是聽不懂,老爺爺可能看出來了我們的疑惑,於是戰起來非常熱情的給我們指路。
在老爺爺的熱情幫助下,終於找到了站點。
長大了之後,我們雖然大部分時間要在一個陌生的城市成長成熟,練就洗衣做飯換燈管通下水道的生活本領。但是,當你在家鄉是一個本地人時,也請多份柔情給外地人,多分些微笑給外地人。
真心希望每個外地人都能夠被溫柔相待。
 
原文地址:http://www.duanwenxue.com/article/4629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