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每天可以八點出門,這真的只是希望;因為每天早上都要辦完大事才能玩得愉快,但是總是有人很難達標。昨天早上奶奶代她發言說:她喉嚨痛痛的,還好我有帶常備藥;昨晚睡覺時,感覺到她有鼻塞,而妹妹今早就憤怒的說:好像被她傳染了,因為都朝她咳嗽!我們來的這幾天,天氣時好時壞,一下子出太陽、一下子陰陰的、一下子又飄雨,這種天氣非常容易中鏢。可是在台灣查天氣的時候,覺得會很熱,才沒有帶較長的褲子,這幾天她都小外套和厚外套一起穿,後來又臨時買了一件她父母都嫌棄的長褲應急,我和妹妹也都有穿薄外套。天氣這件事是最難掌控的,臨時買的藥和我帶的藥也許都有效吧!後來她和妹妹第四天之後就比較有精神了。

    雖然飯店離車站很近,也許是東京太大了,到目的地都要轉乘兩次,有時是不同公司的路線,需要出站,花在交通的時間往往是一小時以上,這點也造成這次覺得無法玩的很盡興與從容的重要原因之一,第二點就是東京的人好多,他們習慣擠沙丁魚,即使都已經人與人貼在一起了,還要擠上來,非常的不舒服!我每天只排兩個點而已,但是我看過其他人的排程,感覺只是到此一拍照後,又要火急急趕下一站出發了。

我們從浜松町駅要走到都営浅草線的大門駅,再次迷路了,回來的時候也是,結果發現其實不用過馬路的。

不過發現了正在集點送史奴比的LAWSON,當然要進去朝聖一下。
遇到難得的整修其實我在台灣就知道了不過無妨就當作很難得的回憶
網友推薦的淺草觀光案內所內照晴空塔和仲見世商店街的好地點
 人沒有很多
 因為早餐吃得很豐盛所以沒有在這裡買小零食吃
 年輕的人力拉車

這裡往前走一點就有唐吉哥德了
 

妹妹對於晴空塔內也有泡湯感到很驚奇
本來想吃的點心的,後來在福太郎大阪燒吃晚餐,連妹妹想再吃隔壁人氣店賣牛舌的,都被我打消念頭。不過這次的大阪燒少了第一次的驚艷

本日戰利品